尘烟落尽,夏侯淳与方熙柔双双跌落在地。
    慕容烟疾呼道:“救人!”
    覆面人狰狞面孔越发恐怖,阴沉似水眸光锐利一闪后,凌空一跃,将高空巨掌挡下。
    奈何真人之威,如同天谴,覆面人虽被誉为‘半步炼婴’,奈何不入真人,永为蝼蚁。
    “噗!”
    她狰狞面孔喷出一口瘀血后,怒吼道:“给我碎!”
    碰撞声大作,一道轰隆后,那道真人法掌终于偃旗息鼓,被撞碎了。
    玄机四散而落,慕容烟将方熙柔与夏侯淳护持住,匆忙之中还给他喂了一颗‘紫金丹’。
    此丹由百年紫金莲、寒月灵潭液以及紫尖碧藕心等炼制灵物而成,价值非凡,凡间难有,较之‘凝神丹’不遑多让,便是以修道界通用灵殊币也至少十万以上,即便是财大气粗的慕容烟也只有三枚。
    但她毫不犹豫地给夏侯淳与方熙柔各自喂了一颗,再加两人扶正。
    而跌落的夏侯淳在吞下紫金丹后,仍然咳了数口血方才止住,慕容烟未曾注意,瘀血染红了他胸内的三枚印章,其中‘观道’印黯淡无光,‘魔源’忽闪忽闪,疑似供血不足。
    唯有‘神敕’似有呢喃呓语声传出,恍恍惚惚间,夏侯淳依稀看见金灿银光间隐有神将傲立云霄。
    叱咤风云,雷电景从,宛若天神灵将。
    而在其对面,正有妖魔汇聚,如日中天,气象森然,俨然群魔乱舞。
    适时,天神怒目威视间,口中爆喝出一道敕令:
    “敕令:剥夺!”
    刹那,天地为之一滞。
    一股神秘力量降下,竟然虽然将所有妖魔修为剥夺。
    群魔胆寒心惊,化作走兽散开。
    天神不再多言,只是轻轻挥手。
    天兵神将们纷纷振声诛魔。
    夏侯淳看的目瞪口呆,小爷莫非又穿越了?
    画面再换,有万妖聚拢,拥戴妖蛇作乱,斩竿立旗,占山称王。
    天上风起云涌,不见神将,不问天兵,只有一道淡淡的敕令传下:
    “敕令:镇妖!”
    穹空音符降下,化作一座宝塔,将妖蛇镇压于澹泊江湖之畔。
    “嘶,这不是白蛇么,莫非他不是被法海镇压的?而是被天庭镇压?”
    夏侯淳脑子一团浆糊,到底是‘佛妖之争’还是‘神妖之乱’?
    俄而,画面再换,直接一道敕令法言:
    “敕令:诛邪!”
    夏侯淳只觉身形一僵,冥冥之中似有一股神秘力量将他笼罩。
    他便陷入黑暗之中。
    .........
    “殿下!殿下!”一道宛若幽灵的呼唤声将他叫醒。
    被巨掌炸晕的夏侯淳终于睁开双眼,此刻的他神色惨白,映入眼帘的正是慕容烟。
    他下意识地道:“是你控制我了?”
    慕容烟神色一怔,旋即疾呼道:“南姐姐,你快看看,他是不是傻了?”
    夏侯淳思维渐渐清晰,翻了翻白眼,“你才傻了。”
    慕容烟舒了口气,“你没事儿就好。”
    夏侯淳摸了摸自身,一脸惊奇:“我没事儿?”
    覆面人身形落下,冷冷的目光看得夏侯淳有些心里发毛。
    她重重地冷哼一声,“你当然没事儿,我家主子将压箱底的灵丹妙药都给服了,能有什么事儿?”
    夏侯淳闻言愕然,看着慕容烟目光复杂地道:“原来是公主救了夏侯一命。”
    慕容烟再次矜持含蓄,浅浅一笑,摇头柔声道:“是殿下洪福齐天,小小真人亦奈何不了殿下。”
    覆面人打断两人言语,忘了眼草庐,沉声道:“方才那位沈真人执意要杀方姑娘,虽被我等暂时阻拦,但保不齐他会再次出手,我等应当速速离去。”
    提起方熙柔,夏侯淳脸色微变,“她怎么样了?”
    覆面人抬了抬下巴,夏侯淳转头看去,此刻的方熙柔同样毫无血色,盘膝打坐时不断拧眉闷哼,俨然受伤不浅。
    忽而,自草庐传来激烈争斗声,似有兵戈相击,更有男子震怒喝声:
    “你敢算计本座?小小蝼蚁,竟敢冒犯真人,莫非你无尘门想灭门不成?”
    发声之人正是那位沈真人。
    一道轻淡话语响起:“真人又如何,忤逆我天道敕令,同样当诛!”
    与此同时,一道阵法在草庐四周浮现。
    赫然正是先前那三位秉权人。
    阵法外围,无尘子微微眯眼,双指飞快舞动,似在算计,更似在布置阵法。
    沈光胤晋升真人自然可喜可贺,但若站在他们无尘门头上作威作福,那就没商量了。
    他大袖一挥,浮光落下,共计一百零八根金灿黄柱拔地而起,将一位中年锦服男子死死困在中央。
    阵法名唤‘星光困真阵’,又名‘陷婴阵’,此阵专为围困、防御乃至诛杀真人为创,但此法限制太大,单只构建此阵的一百零八件法器便不是寻常势力出得起。
    而无尘门这次乃是以孤竹国内最上等的灵竹‘蜂纹金叶竹’构建成阵,借竹节贮藏灵机,以蜂纹为引刻画阵法,并将无尘门法剑天刀藏于竹筒之内,以‘金木’属性,抗衡沈真人的‘炼婴真法’。
    他们的目的,自然不是为了诛杀沈光胤,而是为了掌控这位‘昔年好友’。
    他虽担任无尘门客卿,但绝不多数都是听调不听宣,甚至还忤逆圣女号令,故而为了将其彻底掌控,此计划早已筹划多时。
    而夏侯淳等人只不过恰逢其会,赶上了。
    当然,天心将夏侯淳等人引下,除了借刀杀人外,一举两得外,也未曾没有试探之意。
    不过沈光胤毕竟是位真人境,举手投足便是莫大法力。
    虽然方才与方熙柔、覆面人对垒消耗了部分真力,但摆脱这道困阵也并非难事。
    他冷冷一笑:“昔日是你无尘门邀我作客,并任无尘门客卿,而今你等竟因贪图本座修为,想将本座炼为傀儡,还真是一个好‘报答’啊。”
    无尘子淡淡地道:“道不同不相为谋,你既有霸占我无尘门之意,本门自不会束手就擒。”
    沈光胤大怒,“蝼蚁安敢猖狂!”
    “本座临幸此地,乃是尔等荣幸,竟敢反逆,你等该死!”
    与此同时,无尘子相对而立,呈两仪阴阳剑阵姿势的天心则朝着漠然一指,沈光胤瞳孔一缩,他凝声道:“驭空指?”
    他如遭雷击,身形霎时一滞,直接悬停在半空。
    天心抛出一挑金灿黄绳,直接便将沈光胤套住。
    她轻淡一笑:“此物名唤‘锁真链’,仿制于上古灵宝困仙绳,专为你等真人所制。”
    沈光胤漠然地道:“莫非你以为就凭此物便能困住本座?哼,简直是笑话!”
    他猛然大喝,身上雄浑气息滚滚荡开,“给我断!!”
    “呲呲”。
    锁真链上光芒闪烁,呲呲作响,似有崩裂之兆。
    天心轻笑一声,“自然不止这些。”
    说完她轻轻一弹,一点光华闪逝,有符箓飘然而至。
    在沈光胤脸色大变中,符箓朝着他额头飞来。
    他胆寒道:“你们,竟是阵符一脉?”
    天心莞尔,嗤笑道:“天道之下,万物皆可为我所用,便是你这位真人都将成为我‘天道灵奴’,何况区区阵符。”
    沈光胤深知一旦被此符沾上,届时‘肉身’、‘婴灵’皆被封印,他便再也无法脱身。
    他脸色变幻了瞬息后,便狠声道:“也罢,既然你等不愿给本座一条活路,那咱们就同归于尽吧!”
    道完,他身上似有危险气息浮现,四周气机剧烈动荡,俨然不稳。
    那三位秉权人惊呼道:“师叔快退,此人要自爆!”
    天心容颜一沉,无尘子脸色狂变数下,不甘地恨声道:“撤!”
    话音刚落,那三人便嗖地一声,直接飞遁上去。
    无尘子暗骂,正欲后撤。
    不料沈光胤蓦然狂笑,朝着自家胸腹接连拍了十余掌,他竟冒着丹田碎裂的风险,将那股自爆气息压下去了。
    气息虽被压制,但实力大降,修为受损,不可再纠缠下去。
    只见他向前一踏,直接裹挟‘锁真链’撞开了一百零八灵竹阵,逃之夭夭。
    “哈哈哈,无尘老儿,今日之辱本座记下了,下次再登门拜访!”
    无尘子恍然大悟,胆肝欲裂地道:“拦住他!”
    天心纵身一跃,直接拦在其前进路上。
    沈光胤大怒,绣袍轰然一卷:“滚开!”
    浩荡气息呼啸而至,更有剑鸣铿锵,似其本命真宝。
    噗嗤一声。
    方才未曾大展神威的真宝直接将天心胸腹洞穿。
    “啪!!”
    沈光胤抬手便是一掌,将她拍出数百丈外。
    “无尘老儿,你给沈某等着!!”
    一道满是怨毒声音自高空传下。
    但,就在这时,一道平静而淡漠的声音响起:
    “抱歉,今儿你怕是走不了。”
    只见在沈光胤前方,夏侯淳、方熙柔以及覆面人齐齐现身。
    沈光胤冷眼爆喝:“当臂挡车,不知死活!”
    其人真人气势轰然撑开,天地变色,风云怒吼。
    但夏侯淳左手握着‘神敕’印章,朝他缓缓伸出一指,轻口吐出二字:
    “敕令:剥夺!”
    一股神秘力量骤然临身,沈光胤真人气息大降。
    瞬间便至清丹巅峰,继而中期。
    旋即急转直下,如同漏水大缸般,将百年修为一朝散尽。
    “不!!!”

章节目录

大靖日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沐侯而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沐侯而冠并收藏大靖日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