宸空挂海月,迷雾遮高楼。
    绰影藏真迹,皑雪罩蓐收。
    跃过东城牌坊后,夏侯淳便陷入昏天黑地之中。
    偶有星辰日月,也是昙花一现。
    斗转星移间,似有莫大凶险隐藏其中。
    看似皎洁的溶月辰星竟是阵刀飞刃演化,蜃楼海市浮现于空,恰如水月镜花。
    层层叠叠的山峦飞瀑却是坊市楼阁变幻而成,一切都变幻模样。
    除非真正勘破‘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这层浮华外象,否则极难破阵而出。
    故而对于精擅佛门道法之人,这月牙困阵随手可破。
    但阵中少年不仅没有走困阵幻境中的‘阳关大道’,亦未曾行那‘羊肠小径’,反而是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反其道而行之。
    当其斩破第一百零八道关隘后,一阵开天辟地之声自苍穹响起。
    一道光束照下,月牙阵咔咔作响。
    在众人惊诧目光之下,有少年破阵而出。
    其左肩趴着一条四角蛇,右手紧握‘神敕’印章,踏雪而行。
    只见剑眉星目,眸子炯炯有神,似有灿华。
    此刻,在东城某座雕梁楼阁之下,有明镜浮空。
    其上所示正是那少年穿梭困阵之画面。
    明镜之下,有中年男子负手而立。
    只见其道袍之上,绣有‘枯木逢春’之景,浑身上下生机勃勃,春意盎然。
    他抬眼看去,似有戏谑,喃喃自语道:“西陆弦海月,蓐收肃境来。”
    “我大宋意欲复国,必须杀皇子祭旗,而五德之中,唯金克我,那就是你了!”
    蓐收者,西方之神也,负蛇踏龙,君临西境。
    看着破阵而出的夏侯淳,中年男子平静如水。
    适时,镜中少年似有所感,抬眼看来。
    只听他微微一笑,“袖手挥魔阵,孤身赴敌营,太子风采,尤胜太宗当年。”
    温和嗓音透过玄妙阵法,直抵夏侯淳耳畔。
    他抬眼凝视,远眺楼阁,似有跃过重重阻隔,直抵中年人所在之地。
    “本宫既至,宋族长仍不愿当面一晤么?”
    宋延清轻轻一笑,“太子可曾听闻鲲鹏与蚯蚓论道么?”
    飘渺之音传入后,夏侯淳目光一闪,此人自喻鲲鹏,视其为爬虫。
    此人之狂,堪称他所遇修道者之最。
    他心中喃喃自语,“如此自负么?”
    “既是如此,缘何逼我前来?”夏侯淳抬眼,目光凛冽。
    宋延清似笑非笑地看着镜中少年,“怎么,莫非这临门一脚,太子殿下就不远踏入么?”
    夏侯淳摸了摸肩上四脚蛇,瞟了一眼灰暗穹空。
    入阵时,外间天日将暗,此刻却是霞光普照。
    这说明他仍未彻底破阵。
    夏侯淳目光幽深,喃喃自语地道:“原来是阵中阵么。”
    右手‘神敕’光芒闪烁,他微微感应后,转头瞥向左后方。
    楼阁中,宋延清微微眯眼。
    那印章便是此子底气么。
    他目光一闪,头也不回地道:“你也入阵吧。”
    话音落下后,楼阁外有一道小山般的身影缓缓站起。
    微微俯首后,便猛然一跃。
    如同泰山压顶般,降落在那座神秘阵法之中。
    七星晓月阵。
    由七盏陨落星辰之心炼制阵基,接日月之精华,笼罩阵法内外,此阵与月牙阵相结合,可谓是相得益彰。
    因陨落星辰中带有孤煞之气,故而此阵隶属杀阵。
    耳畔轰鸣声袭来,夏侯淳霍然扭身。
    一拳轰出。
    月刃砰地崩碎,散落月华覆盖在晶莹白雪之上,消失得无影无踪。
    穹空天象瞬息万变,忽而雷霆密布,忽而骤雨倾盆。
    夏侯淳见招拆招,斩剑轰拳,乐此不疲。
    直至一声撼天震地之声传来,似庞然大物砸落大地,更像巨灵神祇坠落凡间。
    他猛然抬头,瞳孔猝然一缩。
    只见远方天穹之上,有一尊百丈神祇站立而起。
    其双眸如星辰般明亮,眉眼似山峦般绵长壮阔,起伏肌肉似层峦叠嶂,跌宕起伏,伟岸的身形似擎天砥柱,撑天驻地,宛若盖世魔神。
    更令夏侯淳心生忌惮的是那身浩荡气息,如同远古神灵般惶惶浩大。
    叮地一声。
    识海翻腾,波涛汹涌。
    夏侯淳稍显呆滞的眼神逐渐苏醒,四周幻象再变,却再无任何巍峨气象。
    他心头火热,这道法疑似真人法术‘法天象地’。
    盛闻此术炼至巅峰,可将幻象化为实质,真正坐到撑天立地。
    “吼!!!”
    阵法之外,似有猛兽般的低吼声传来。
    刹那间,烟尘滚滚而来。
    其人尚未临近,那道狂傲气势便让夏侯淳浑身发痛,如同针刺。
    那人,无限接近真人境。
    透过浮烟飞雪,依稀间可见到一尊小山般的身影奔袭而来。
    夏侯淳却面容一缓,心中悄然松了口气。
    他暗骂一声,转悠了老半天了,老子终于遇到活人了。
    他悄然收起‘神敕’,罢了,暂时不强行破阵了。
    那小爷就先陪你耍耍。
    说时迟那时快,不过瞬息之间,那道庞大身影便奔掠至夏侯淳身前。
    夏侯淳目光湛湛,似有兴奋。
    映入眼帘的那是一个拳头。
    如同婴儿头颅大小的拳头。
    拳风裹挟风雪,夹带着滚滚风浪,朝着夏侯淳呼啸而来。
    一股浩大威压更是率先降下,先发制人的将夏侯淳定住。
    十丈,五丈,三丈。
    一丈。
    夏侯淳猛然抬头,直接上前一步,将拳头抓住。
    风雪瞬间笼罩了夏侯淳。
    烟尘四起,飞旋起舞,宛若狂暴的沙龙卷,将这两人卷走。
    而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夏侯淳所为直接令那魁梧身影微微错愕。
    他竟抱紧拳头,朝着自家胸膛猛然一拽。
    一股庞大推力迸发。
    嘭!!
    两道身影瞬间撞破飞雪沙暴,跌入七星啸月阵中。
    咻!咻!咻!
    一道道月刃划破长空,呼啸而至。
    丝丝缕缕的煞气瞬间凝结枪,在短短呼吸之间,便聚成了数千柄。
    随着一道爆喝声响起。
    煞气之枪带着凄厉的破空声,迅疾掠来。
    瞬间将夏侯淳二人射成了刺猬球。
    嗡嗡声不断。
    煞气、月刃之外,还有剑吟弓弦声响起。
    却是近千余骑卒提前埋伏于阵中。
    尽皆手持法弩、床弩,朝着空中不断碰撞的二人爆射而去。
    在这种情况下,别说小小清丹,便是真人入阵,也会当场饮恨。
    然而,万箭之后,轰鸣声仍在。
    楼阁之中,仰观明镜的宋延清目光一亮,喃喃自语地道:
    “原来是移形换位!”

章节目录

大靖日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沐侯而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沐侯而冠并收藏大靖日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