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史府,书房。
    一封书信,两盆炉火,三个阵营,四个男女。
    萧箬全身被缚,冷然而坐。
    身前宋灼文杀气腾腾,脸颊泪痕依稀可见。
    夏侯淳与宋京目光复杂,听着萧箬面无表情地诉说着来龙去脉。
    只见她眉宇低垂,清冷声音在书房内响起。
    她瞥了一眼宋京,只见他拳头攥紧,冷笑一声,“你们所料不错,数年前,道门便瞄上你了。”
    “淳熙二年,你进士及第,也是那年,娘娘得陛下宠幸,赐为才人。当时有意将你招入我萧氏阵营,但却被时任礼部侍郎晏季道截胡了。”
    宋京身形摇晃,他瞪大了双眼,指着她颤声道:“所以你就毒杀了芸儿?”
    萧箬嗤声道:“那时你不过小小釜州参军,哪有资格被我们算计。”
    她淡声道:“但在六年前,你调任沁州长史,跻身大靖六品之列,这才真正进入诸位长老的视野,故而设计将晏月英鸠杀后,抽魂炼入玄煞绝地阵。”
    宋灼文杏眼瞪裂,失声道:“娘!!”
    夏侯淳眼看她身躯蹒跚,摇摇欲坠,直接就晕了,他当即眼疾手将她扶住。
    掐人中苏醒后,宋灼文眼中的怨恨与杀意几乎化为实质,便是倾尽五湖四海都难以洗尽。
    她嘶力竭地道:“你们好狠!你们不得好死,一辈子都下地狱!!”
    她轻飘飘地瞥了一眼宋灼文,“也就是你这个丫头信地狱之说,那不过是无能之辈的自欺欺人罢了。”
    萧箬不屑一笑:“何况即便真有地狱,那又如何?我乃玄门正宗弟子,生当归道门,死亦成神祇,谁敢拉我等入地狱?”
    “去死!!”宋灼文大哭中,朝着萧箬狂扑而去。
    对着萧箬便是一阵捶打撕咬。
    然而萧箬毕竟是半步炼婴的真人境,岂会被肉身凡胎伤到。
    对她而言,宋灼文的拳头巴掌,只不过是挠痒痒罢了。
    夏侯淳心中暗叹,刚才他并未阻止,他也觉得凭萧箬的狠辣行径,确实有伤天和,杀人之后还抽魂炼煞,简直形同魔道。
    只是她毕竟是长辈,他与宋灼文都无权处置萧箬。
    故而待宋灼文发泄完毕后,夏侯淳将她拉开,对宋京言道:“宋师傅,这萧箬本宫便交给你发落了。”
    说完便欲将因伤心欲绝而再次哭晕过去的宋灼文扶出。
    “等等!”一直缄默不语的宋京忽然叫住了他。
    夏侯淳心中一动,只见宋京目光复杂,微微抿嘴后,抬眼凝视夏侯淳,缓缓言道:“有劳殿下先废掉她的修为吧。”
    萧箬霍然抬首,满脸不敢置信地看着宋京,怒吼道:“姓宋的,你敢!!”
    夏侯淳同样眉宇一跳,修道人被废掉修为后,此生再难有修复之机。
    除非得到玄宗宗主亲自炼制的‘九转玄天丹’,亦或者药王谷的‘千年灵参叶’,否则便会彻底成为废人。
    当然,若是能找到佛门金蝉圣佛,也就是佛陀的‘十世舍利子’,同样可以起死回生,并重塑修为。
    甚至得到魔主的不死之心,同样可以逆天改命。
    可,这些玩意儿,是他们这些小人物能得到的么?
    佛门舍利与魔主之心就不说了,别说没有,即便真有,这个世上又有几人能得到?
    玄宗宗主?还是大靖皇帝?
    故而,一旦被废,萧箬便彻底沦为凡人。
    而且,此生再也无法踏入修道之路。
    这对于饱览了半步真境风光的萧箬而言,无疑是生不如死。
    在夏侯淳一脸复杂中,宋京眼中似有痛苦之色,他喃喃自语:“你杀了芸儿,更将她抽魂炼煞,不杀你雪恨,已经是看在你我夫妻一场的份上了。”
    他眼神浮现一丝痛苦与抽搐,“这是你必须要付出的代价!”
    眼看宋京果真浮现出杀意,萧箬终于慌了。
    她一脸凶狠:“宋京!!你敢废我修为,我萧家绝对不会放过你!!”
    宋京袖袍一甩,转过身去,涩声道:“殿下请出手吧!”
    “宋京,你敢!不,你不能这样!”
    萧箬脸色煞白,身子疯狂后退。
    同时身上气息不断闪烁,似在剧烈挣扎。
    其体内的修为如同囚笼困兽,在疯狂的冲撞,意欲崩断‘锁真链’。
    奈何此链可是专为真人境打造,萧箬区区一位半步炼婴,如何能挣脱得了。
    “夫君,求求你,放过我,我再也不敢了。京哥,咱们不是还没同房么,咱们今晚就同房,不,现在就同房!”
    萧箬挣脱不开后,连滚带爬的抓向宋京,嚎啕大哭,苦苦哀求地道。
    “夫君,我知道你恨我,可我也是身不由己啊,都是萧晗宸,不错,就是他,是他引诱我的,这一切都是他指使我这么做的!”
    她疯狂抱住宋京,哀嚎惨叫,意欲博取宋京同情,祈求他改变心意。
    “还有那个萧氏小儿,是他暗害的灼文,都是他们,妾身什么都没做啊。”
    一提宋灼文,宋京便勃然大怒。
    他一脚踢飞萧箬,怒不可遏地道:“你还好意思跟我提灼文,你难道不知道月英走了后,灼文便是我的全部么,还有灼文对你还不够孝敬么?”
    “你究竟是多狠的心才能下此毒手,害了月英还不够,竟然还要杀我女儿!!”
    宋京气得浑身发抖,指着萧箬颤声怒吼道:“你这种蛇蝎心肠的女人死不足惜,废你修为都是便宜你了!!”
    他目光灼灼,恨声道:“求殿下快快废了这妖孽!”
    夏侯淳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轻声道:“宋师傅就不怕萧家报复么?”
    宋京惨然一笑:“报复?你错了,从月英被他们害死以后,我宋京便与他们萧氏不死不休了!”
    他眼中一狠,直接抽出夏侯淳腰间南柯剑。
    咻地一声。
    斩了自己两根手指。
    猩红鲜血沾染了衣襟长袍,血流不止。
    夏侯淳脸色大变,疾声道:“宋师傅您这是做什么!”
    他赶紧施法封住了宋京伤口,并捡起断指,意欲帮他接上愈合。
    而宋灼文直接被惊醒,小脸煞白,惊慌失措,大哭道:“爹,您这是做什么!”
    她抱着宋京,手忙脚乱地想要帮她接上断指。
    怎料宋京摁住宋灼文,并将夏侯淳推开。
    他双目赤红,咬牙切齿地道:“我宋京对天誓,穷极一生也要为我亡妻报仇雪恨,誓杀幕后主使!”
    萧箬也被这一幕吓到了。
    宋京不过一介书生,往日杀猪宰羊都不忍心看,今日居然自断两指,可见他心中之决绝。
    她彻底瘫软在地,双眼呆滞,嘴里喃喃道:“完了。”
    宋京猛然转头,提剑拖地,朝着萧箬走来。
    萧箬俏脸骇然,看着他提剑,举剑。
    萧箬疯狂后缩,不断大叫:“你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啊。”
    宋京一脸漠然,剑尖向下。
    朝着她丹田位置,猛然一戳!
    噗地一声。
    萧箬杏眼当即瞪大,一脸怨毒地看着宋京。
    嘴里模糊不清地吐出几字:“你....好狠!”
    旋即,萧箬身上的气息似泄气的雪球般快速消散。
    修为以肉眼可见的下跌,转眼便跌至清丹境。
    俄而真气境。
    直至仅剩几丝微不可察的灵力残留其身。
    目睹这一切的夏侯淳暗自叹息,一脸复杂。
    他将宋灼文扶起坐下,对着宋京轻声道:“宋师傅,还是先将伤口好好包扎一下。”
    宋京提剑看着昏死过去的萧箬,默然无语。
    夏侯淳给宋灼文使了个眼色,她当即找来布纱金疮药,帮宋京上药包扎好。
    宋京看着自家闺女,眼神柔和溺爱。
    他苍白无血色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目光复杂,犹豫了片刻后,他垂帘低眉,轻声道:“灼文,是爹对不起你,这些年,让你受苦了。”
    宋灼文嚎啕大哭,直接扑入他怀中,“爹!!”
    宋京拍了拍宋灼文,旋即抬头,凝视夏侯淳,温声道:
    “殿下,日后小女,便要拜托你帮忙照顾了。”
    他语气一顿,缓缓言道:“殿下放心,微臣明年入京述职后,便会留京履任,届时,我愿为殿下遮下一切朝堂上的明枪暗箭!!”
    道完,他噗通一声,跪伏在地。
    夏侯淳轻轻一叹,沉默少许,他知道宋京决心已下,便不再劝说。
    将宋京扶起后,轻声道:“宋师傅保重!”
    宋京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殿下也是。”

章节目录

大靖日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沐侯而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沐侯而冠并收藏大靖日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