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州,汾水桥头。
    人头攒动,摩肩接踵,人潮拥挤。
    开春时节,山花烂漫,樱李盛开,香飘四溢。
    正值郊游时节,晋阳城的少年少女们尽皆怀春踏雪,贪婪的欣赏饱满、诱人以及惊心动魄的....雪景。
    夏侯淳瞥了眼四周扫来的探询与好奇眼神,虽然大部分都落在身侧笼纱罩面的窈窕身姿上,但对这位能独享两大美人青睐的“青年才俊”同样好奇。
    风尘仆仆的数骑汇入人潮,低调内敛,默默无闻。
    为首之人腰配双剑,白靴沾雪,碧玉发簪扎进黑发,随着冷风吹拂,轻轻飘浮,尽显剑侠风采。
    他本人舒眉似剑,面容俊逸,加之久居上位,气质独特,冠绝当世。
    引来不少怀春淑女心神荡漾的目光扫视,含羞垂胸,令人欲罢不能。
    淑女如此,晋州俊彦们同样惊讶好奇,频频侧目。
    不过,他们看得却不是夏侯淳,而是慕容烟与天心。
    在心中暗骂此人究竟有何资格,竟能让两位绝世佳人伴随,好似左拥右抱,依红偎绿。
    他们承认,他们确实羡慕、嫉妒了。
    在人群中,堤岸矮坡上,有十余人聚集,或是鲜衣怒马、锦袍罩身,或是戴冠佩玉、悬刀佩剑,亦或者端居高头大马,如视猎物地审视着夏侯淳等人。
    他们有的嘻笑怒骂、高呼欢唱,时不时挥鞭抽空,打出一连串空响,或者少有不顺,便殴打奴役贱婢,宣泄着心中愤怒与暴戾。
    有人斜眼瞅了瞅干道上的夏侯淳等人,转头看向居中之人,“萧少,要哪一个?”
    此言一出,当即有人故作沉吟,评头论足地道:“靠外那位身形婀娜,举止温婉,凹凸有致,俨然是绝品,我打八分!”
    十分制,六分及格,七分淑女,八分绝品,九分国色。
    至于十分,抱歉,本少爷自打娘胎里出来,还从未见过。
    一位身穿湛蓝锦袍的俊彦轻笑一声,纸扇噗地散开,悠声道:
    “我倒觉得里边那位更胜一筹,远观如圣莲,出尘脱俗,冰清玉洁,而且修为深不可测,必是仙子圣女之流。”
    他啧啧两声,似是回味无穷,咂舌道:“这可比阙月楼的小月儿要带劲儿啊。”
    此话一出,当即有人轻轻颔首:“不错!”
    他朝着居中之人笑道:“观这五人气质,俨然不是凡俗之辈,说不定便是某个宗门的真传弟子下山观世。”
    有人眼中戏谑:“啧啧,这可是传说中的修道人啊,在她们眼中,咱们这些人可都是‘泥腿子’呢。”
    那位湛蓝锦袍的俊彦目光一转,落在被众星拱月的那人,笑道:
    “记得萧少可是尝过仙子的滋味,不知与阙月楼有何不同?”
    众人霎时一静,目光灼灼地凝视那位萧少。
    ‘萧少’目光平静,轻描淡写地回了一句:“你们亲自去尝尝不就知道了。”
    “切~”
    他们齐齐翻了个白眼。
    ‘萧少’笑了笑。
    无人知晓,他看向慕容烟的眼神中,悄然掠过一丝惊异。
    是她!
    至于其余修道人,他并未放在眼里。
    因为,他姓萧啊。
    “走吧,既然太子殿下莅临我晋州城,咱们也该表示表示。”
    丢下一句话后,‘萧少’便转身离去。
    几人相视一眼,尽皆看出对方眼中的振奋之色。
    怼太子!
    嘿,有好戏看了。
    “律律律~”。
    夏侯淳似有所觉,抬眼看来。
    慕容烟眸中光芒一闪,侧目看向夏侯淳:“怎么了?”
    夏侯淳轻轻摇头:“没事。”
    不知为何,方才似有一道目光落在他身上。
    人潮涌动,夏侯淳等人不得不下马。
    随着人潮迈入晋州城。
    刚入城门,拥挤的人潮前方便突然传来惊呼与哗然。
    旋即一股惊悚与恐惧的情绪在人群中传开。
    “死人了!!”
    有人惊慌高呼。
    哗地一声。
    人群轰然散开。
    不少人朝着夏侯淳等人狂涌而来,慕容烟颜容凝肃:“世兄,情况有些不对劲!”
    夏侯淳心中浮现一丝不安,微微皱眉后,当机立断地道:“出城!”
    不过正要调头,一道惊呼声响起:“是你们!”
    “是你们的大马惊扰了人群,踩死了王老五!”
    只见那人一脸悲愤,指着夏侯淳等人嘶吼道。
    唰地一声。
    人群中目光齐齐望来,尽皆怒火冲天。
    有人在人群中大喊:“我认识他,他姓夏侯,是皇......!”
    噗地一声。
    那人惨呼一声,便颓然倒地。
    一脸的不敢置信与死不瞑目。
    整个城门楼都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慕容烟杏眼瞪大。
    天心袖袍一拂,驭气抵制愤怒中的人群。
    她面无表情地道:“有人盯上你了。”
    夏侯淳目光深沉,淡声道:“从我出生到现在,没有一天不被人算计。”
    天心轻笑一声,目光逐渐凝重,语气虽淡,却尽显冷酷与森冷,“那今日就大开杀戒吧。”
    岂料夏侯淳却伸手拦住了她,“且慢!”
    “打死他们!!”有人指着夏侯淳怒吼道。
    “打死他们!!”
    众怒难消。
    何况还是龙兴之地的‘皇民’。
    几乎人人都是桀骜不驯之辈。
    眼看着气势汹汹的人群朝着他们蜂涌而来,覆面人眼神冰冷,正要将慕容烟护持带走。
    但却被她阻止了。
    覆面人随即醒悟,小主现在实力恢复了一部分,有自保之力了。
    慕容烟眼中似有焦急之色:“世兄!”
    夏侯淳目光幽深,看着四周不断靠近的愤怒人群,他一时之间有些恍惚与茫然。
    这些人,就是他要庇护的人。
    也是他的子民。
    然而,此刻他们都视他如仇寇。
    夏侯淳心中喃喃自语,为他们而活,值得么?
    百姓多愚昧。
    这是掌权者的共识。
    不必与他们说恩与情。
    因为,雷霆雨露俱是天恩。
    他们,只需要被统治与管理。
    “世兄!!”
    忽而,一道急切的声音,将他唤醒。
    夏侯淳回神,转头看向慕容烟。
    只见她眼中似有惊慌,焦声道:“世兄你快想想办法啊。”
    夏侯淳抬眼看着近在咫尺的民众。
    他忽然展颜一笑,大手张开。
    毫无防备的张开。
    他长笑一声:“来吧!”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是自古以来的规矩,上,打死他!!”
    有人高呼,怂恿着人群,朝着夏侯淳等人涌来。
    天心看着夏侯淳竟然闭上了眼睛,她暗骂一声蠢货。
    毫不犹豫地便要抽身而退。
    沈光胤眼神迟疑,似有些投鼠忌器。
    慕容烟惊呼大叫:“世兄,你快走!”
    说完便直接横亘在夏侯淳面前,意欲以身挡灾。
    覆面人脸色大变,“公主不可!!”
    夏侯淳睁开双眼,看着身前这道倩影。
    他心中幽幽一叹,眼中掠过一丝复杂。
    他心中呢喃,我欲成魔,你却想让我成圣。
    他伸出一只大手,将慕容烟拉在身后。
    人群开始向夏侯淳扔臭鸡蛋、烂菜叶以及其他可以砸伤人的东西。
    但都被覆面人与天心挡下来了。
    人群喧嚣,众怒难消。
    眼看人群的愤怒有愈演愈烈的趋势,甚至还有不少人眼露凶光与贪婪淫色,相视一眼后,便朝着天心与慕容烟二人靠近。
    沈光胤微微眯眼,轻点了一下夏侯淳。
    他心中迟疑,有些摸不清夏侯淳的心思。
    他究竟想要做什么?
    难道就这么任由人群欺辱么?
    这个疑问,不知沈光胤有,天心、慕容烟以及覆面人都有。
    ..........
    还有在对街的一栋楼阁上的那些世家子。
    有人不禁问道:“这夏侯淳果真如传闻中所言,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某个湛蓝色锦袍一身骚包,扇着清风,悠声道:“素闻此子是个草包,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有人转头看向居中之人,“萧少,你说这夏侯淳到底是真愚蠢,还是假仁义?”
    众人心中一动,看向‘萧少’。
    沉默少许后,萧少徐徐言道:“去年廷议,圣人意欲借卫伯玉之力撬动道门根基,却被夏侯淳搅乱,坏了他的大计。”
    此事他们自然早有耳闻。
    甚至还暗赞这个‘蠢太子’还真不是一般的猪队友。
    当即有人轻笑道:“那不正说明,此子不过一个草包么。”
    其余人闻言同样神色一松,尽皆一脸戏谑地看着城门口的夏侯淳。
    高高在上的俯瞰姿态。
    不料那萧少置若罔闻,目光复杂,轻声道:“可那卫伯玉,本就是姑姑扔的诱饵啊。”
    众人闻言一怔,继而瞳孔瞪大。
    那个湛蓝锦袍男子脸上笑容渐渐收敛,看着下方夏侯淳若有所思。
    能被族中视为传承人,自然不是蠢货。
    更不是那种只知沉湎声色的酒囊饭袋。
    他们沉默少许后,有人皱眉言道:“萧少的意思是,那卫伯玉是此子主动舍弃的?”
    他们毕竟远在晋州,无法尽知太康内发生的暗流涌动。
    对于年初的那场不亚于‘逼宫’的廷议知之甚少,只是从族中长辈的书信中获悉只言片语。
    但不管是谁,都下意识地对夏侯淳进行了贬低与嘲讽。
    那萧少轻吐一口浊气,目光平静,如同一汪秋水。
    深不可测,波澜不惊。
    他眼中抹过一丝幽邃与深沉,轻声道:“咱们的太子殿下,貌似在下一盘大棋啊。”
    他淡声道:“据青鸾卫透漏的秘报中言,咱们这位太子从潼关开始,便四处招揽文臣武将,联络各方势力。”
    他目光幽幽,轻声道:“明面上的势力便有东都留守府、昭义军大都督、千秋观、昌国寺以及.....。”
    萧少语气一顿,目光落在那道挡在夏侯淳身前的玲珑身影之上。
    “南楚余孽!”
    有人皱眉:“南楚余孽?他们莫非还想复国不成?”
    湛蓝锦袍男子轻笑一声,再次撑开画扇,“谁又知道呢。”
    有人嘟囔一声:“南楚余孽又如何,敢在我们叫嚣,直接碾碎了它!”
    其余人也渐渐回神,环顾四周,“不错,别说南楚余孽,便是前燕余孽又如何,还不是被咱们撵到南疆毒瘴横行之地了。”
    他们纷纷颔首,深以为然。
    倒是萧少笑而不语。
    但他却低眉敛目,不再多言。
    他刚刚获悉,北边来的那位败走沁州了。
    而且据万古楼的消息,似乎连夏侯老二都栽在里面了。
    他心中不禁涌出一阵冰凉。
    他看着被人群围拢的夏侯淳,刚在太康造反谋逆不久,又在沁州杀了自己同族兄弟。
    你却说他是个草包?
    草包你大爷!
    萧少目光泛冷,忽然转身而去。
    留下一干人面面相觑。
    随即方才醒悟过来,连忙赶上:“哎萧少你等等。”
    萧少脚步不停,身后人跟上后,连忙问道:“萧少,这夏侯淳你还杀不杀啊?”
    萧少头也不回:“当然杀!”
    “不过不是现在杀。”
    那位身穿湛蓝锦袍的男子闻言一怔,“什么意思?”
    萧少脚步一顿,转身指了指楼外。
    他们下意识转头一看,只见夏侯淳等人早已消失不见。
    “什么!”
    居然让那夏侯淳跑了。
    于此同时,远在城中一处客栈中。
    天心正一脸怒容的看着夏侯淳。
    “你为什么拦着我?”
    夏侯淳偏头问道:“不拦着你,莫非还要大开杀戒么?”
    天心目光漠然,一指慕容烟,“如果她不拦着你,难道你就不会动手?”
    夏侯淳沉默了。
    覆面人却半是欣慰,半是无奈。
    欣慰的是夏侯淳居然果真听的慕容烟的话,愿意卸下心中的杀机。
    无奈的是,自家主子貌似又感动了。
    只见此刻的慕容烟凝重,看着夏侯淳:“世兄,接下来怎么办?”
    天心目光清冷,如同冰冷刺骨的寒风,穿透人的五脏六腑。
    她冷笑道:“还能如何,自然找出幕后黑手,杀他个痛痛快快才行。”
    慕容烟置若罔闻,看着夏侯淳。
    覆面人同样冷冽目光一闪,饶有兴趣地看着夏侯淳。
    她也想看看夏侯淳会如何选择。
    是选择隐忍不发,还是立刻血腥报复。
    但夏侯淳在沉默少许后,抬眼看向慕容烟。
    目光定了少许后,方才看向天心。
    他淡声道:“即便揪出幕后黑手,你便能全都杀光不成?”
    天心摸了摸手中‘天心令’,面无表情地道:“有何不可?”
    她目光逡巡了夏侯淳,冷冽地道:“你莫非忘了我所求何道了?”
    夏侯淳目光复杂,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后,淡声道:“方才那些不过是上不台面的小手段,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出手之人应该只是一些小卒子。”
    他行至窗前,负手而立,目光远眺,轻声道:“真正的大鳄尚未浮出水面,你我若此时露出底牌,攻守劣势岂不是在他们面前展露无遗?”
    天心冷冷地道:“莫非就这么被白白诬陷不成?”
    她甩袖转身,“你咽得下这口气,我可咽不下。”
    夏侯淳目光平静,徐徐言道:“咽不下又如何,以往你在山上清修,不知人心险恶,但今日之后,你便会发现,这只是冰山一角。”
    他语气一顿,目光幽幽,轻声道:“何况,这便是党争,也是利益之争。”
    “无论使用何种手段,都是情有可原。”
    他转身笑了笑:“名誉被污算什么,我夏侯淳早已不在乎这个了。”
    实际上,在他转身之前,他眼中的杀机足以勾起整个靖江水。
    但他记得老头子说过,上位者,必须要做到喜怒不形于色。
    否则,便只会被人玩弄于鼓掌之间。

章节目录

大靖日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沐侯而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沐侯而冠并收藏大靖日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