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康,掖庭之外。
    一袭赤血宫装长袍傲然而立。
    凤冠霞帔之下,冷眸低垂,喃喃自语融于飞雪。
    白雪纷纷,百官恭立,缄默不语。
    哒哒声临近,中书令萧元正蹙眉,似有不悦。
    旋即释然。
    绣有青鸾锦袍的巾帼女将恭谨跪地,“余孽夏侯婧于东都失踪,疑似被晋阳那位劫走。”
    凛冽寒风透彻心肺,诸多大臣眼角猝然一跳。
    东宫那位,貌似正在晋阳啊。
    凤冠妇人眸子豁然开阖,冷声道:“掌嘴!”
    女将愕然。
    啪。
    她毫不犹豫地抽了自己一巴掌。
    众臣心中一寒,越发噤若寒蝉。
    妇人淡声道:“大靖尚未灭亡,何来余孽之说?”
    她转身俯瞰地下女将,眼神漠然:“你记着,大靖一日不灭,夏侯氏便一日为尔等主子。”
    女将心神一寒,抿嘴垂声:“诺!”
    嗡,红氅翻飞。
    她缓缓离去。
    三宫六院婢女们垂首尾随,外朝诸臣列开道路。
    “摆驾,太极殿!”
    众臣心神一凛,齐齐俯身一拜。
    俄而,分侧而行,踏雪跟上。
    太极殿。
    檐角翘飞,厚厚霜雪笼罩苍茫大地。
    红墙黄瓦之下,青衣横行。
    青衣之首,是为红袍。
    三日前,大靖贵妃萧眉祭天开坛。
    参拜三皇五帝后,代天巡狩。
    自言圣天子。
    未改国号。
    朝臣鱼贯而入,列席而站,垂首笼袖。
    行止丹陛之下,有两道俊逸青年傲然而立。
    尽皆身着淡黄衫。
    “有本请奏,无事退朝。”
    公鸭子声响声后,众臣微微抬眼,凝视着左首。
    那里,紫袍矗立。
    如同泰岳般,巍峨而静默。
    殿中似有压抑气氛笼罩。
    他们心神骇然,那位居然回朝了。
    寻月前,南阎北侵,靖廷特调首辅张江陵坐镇山南道以御敌。
    事歇,班师回朝。
    被中书令萧元正、贵妃萧眉坑了一把后,首辅终于回到太康。
    可惜,夏侯淳太子称号被废已成定局。
    大靖国号也已徒有虚名。
    衮衮诸公,眼神微黯。
    “臣有奏!”
    御史台侍御史孙昌胤出列,执玉圭俯身一拜。
    帷幕垂帘之后,贵人眸子一闪,瞥了一眼紫袍后,似笑非笑。
    逼宫?
    呵。
    怎料孙昌胤恭谨言道:“启奏圣人,臣胤弹劾天穹阁丘虔礼罔顾先法,乱我宗庙,毁我契约,竟行忤逆欺上之事,其狼子野心俨然昭然若揭,罪愆难恕;且此獠名为国臣,实乃魔贼,若不控扼,不仅我太康防卫有失,便是圣人也有置身危境之虞。”
    此言一出,朝臣哗然。
    天穹阁地位殊荣,绝非镇魔狱可比,不提阁中数十位真人高手,单只那位丘阁主,便是大靖皇帝的最强臂膀。
    一旦此人有失,便是靖帝都有可能置身生死险境。
    “污蔑!!丘阁主贵为天穹阁主,乃我大靖栋梁,庇佑太康数十年如一日,忠心耿耿,兢兢业业,未尝有一日懈怠,孙御史你究竟是何居心,竟然行如此颠倒黑白、污蔑忠臣之事?”
    兼有侍御史的谏议大夫关九思横列而出,指着孙昌胤破口大骂,“姓孙的你哪只眼睛看见丘阁主罔法忤逆之事了?还有所谓的‘狼子野心’,更是无中生有、凭空捏造,简直是在血口喷人!”
    他展袖向上俯身一拜后起身,朗声道:“且不说丘阁主无有犯上之心谋逆之举,便是有,又有几人能拦得住他?谁?你孙大人么?”
    孙昌胤气得浑身发抖,不敢置信地看着关九思,“你.....你!!!”
    “竖子!!”
    关九思冷笑一声,“你什么你,再说丘阁主贵为玄门大士,法力强盛,境界高深莫测,即便果有举动,也是你所能发现的?真是不知者无畏。”
    朝臣们神色各异,有人笼袖而立,面无表情;有人嘴嗪冷笑,强词夺理,不外如是;也有人饶有兴趣,似在看一出猴戏。
    孙昌胤气得浑身发抖,直接甩袖转身,朝着上首俯身,郑重其事地道:“臣请圣人暂扣丘贼,待玄府检察斧正之后,再作定夺。”
    涉及玄府,众人眼神微变,不敢再大意。
    玄府非府,与天穹阁类似,乃大靖玄修底蕴,供养着大靖国修道高手,非灭国之际不可轻动。
    垂帘之后,贵人颦眉。
    她皓齿轻启,檀音清冷,缓缓传遍大殿:“玄府不可轻动,再议。”
    萧元正心领神会,只见他长髯飘拂,微微偏头。
    中书舍人钱笙当即出列,执圭向上一拜,“启奏圣人,臣以为可着廷尉亲往天穹阁问询丘阁主,阐明前因后果,明示内外,宣告于众,一来示意正大光明,二来彰显朝廷法度。”
    他悄悄瞥了一眼左首那位紫袍,咽了咽口水,硬着头皮言道:“如此既可大事化小,也能给朝廷一个交代。”
    天穹阁直属于靖帝,尤其是历代阁主,其权势巅峰之际近乎‘内相外宰’,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此言落下,孙昌胤脸色铁青,指着钱笙与关九思等人怒骂道:“佞臣!!佞臣!!我大靖迟早要败坏在尔等手中!!”
    钱笙冷笑转头,嘲讽道:“孙大人既有本事,不妨去天穹阁将丘阁主‘请’过来啊。”
    孙昌胤脖子涨红,气得直欲喷血。
    笃笃。
    剑拔弩张霎时烟消云散。
    朝臣齐齐俯身。
    贵人放下玉如意,眸光大有深意地看向那位紫袍老者,漫声道:“不知张相以为该如何?”
    众臣当即竖耳倾听,屏气凝神。
    这可是‘新朝’建立后,君臣之间的第一次交锋。
    谁胜谁败呢?
    紫髯垂胸,紫袍微微垂首,以示敬意。
    俄而,抬眼。
    沧桑目光中似有陨石斗转星移,幻灭于瞬息之间。
    却又在顷刻之间消散于虚无。
    眼神中深沉如幽碧的万丈龙潭,深不可测,波澜不惊。
    他缓缓开口:“太宗曾言,凡我靖国子民,皆须遵守靖律,皇族庶子一视同仁。”
    大殿心神荡漾,五味杂陈。
    紫袍转身,环顾一周。
    视线所到之处,尽皆俯首。
    他抬眼远眺,苍迈眸子似能跃过重重殿阁楼宇,直抵层峦叠嶂外的那栋巍峨高楼。
    与那道负手而立的中年身影对视。
    老人平静如水,缓缓吐出一句:“莫说玄门修士,便是太微至此,也要遵守我大靖律令!!!”
    轰隆一声!
    似有龙吟响彻太康,人人抬头仰望。
    骇然失色。
    大音希声,大象无声。
    太微者,玄宗宗主也!
    实至名归的天下第一人。
    顿时,天穹阁默然无语。
    这一刻,山上山下都知道这位的底线。
    太子,不可动。
    今日之举,便是杀鸡儆猴。
    他丘虔礼,便是这只鸡。
    一只有着睥睨真人巅峰的鸡。
    太极殿内,跌倒一大片。
    衮衮诸公,肝胆欲裂,尽皆屁滚尿流。
    孙昌胤一脸钦佩,扶着老人缓缓离去。
    垂帘后面死寂片刻后,砰地一声响起。
    廷臣苍白脸色越发的毫无血色,瑟瑟发抖。
    良久后,她缓缓起身,面无表情地看了眼那道蹒跚身影后,破天荒的骂了一句。
    老不死的,我看你还能撑多久。
    翌日,万宁宫懿旨。
    罢黜天穹阁丘虔礼阁主之位,暂押镇魔狱第十九层。
    首辅张江陵镇边有功,赐太师,封安国公,食邑万户。
    除此之外,还有一道秘旨前往晋州。
    追回罢黜太子夏侯淳旨意,仍居东宫。
    因纠察沁州逆贼有功,授镇北将军,检校幽州都督衔,节制幽燕诸军,以护土守疆。
    ..........
    据闻,下朝后,贵人立刻摔碎了心爱的血魂玉如意,杖杀了十余宫婢。
    连倍受宠爱的二殿下都吃了半个时辰的冷板凳。
    一时间,内外噤声。
    暗流涌动。
    山雨欲来。

章节目录

大靖日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沐侯而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沐侯而冠并收藏大靖日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