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州城外,峻峰山峦间,一场厮杀正如火如荼的进行着。
    唰唰几声。
    倘若有人从万丈高空上,俯瞰而下。
    便可发现,以晋州城为中心,东南西北各有一道强横气息疾速赶至。
    东方,有俄冠道人御剑西来,气机雄厚,如同寒渊沉水,深不可测。
    举手投足之间便是对无数玄妙光辉溢出,宛若攀附大道藤蔓,玄道巅峰,指日可待!
    西方,有老仆出城,老态龙钟的苍朽面容令人顿生肃然起敬,不敢丝毫逾矩,看似平平无奇,宛若家宅中行将就木的腐朽老人。
    南面,则是一位与夏侯淳有四成神似的青年,驾马而来。
    而在其身侧,有位中年剑客脚不沾地的抱木疾行,且奔驰数百里后,仍与靖国上等驿马不相上下。
    至于北面,只有萧世龙一人的气息,遮盖了整个北方的气运。
    如煌煌大日般,灿烂夺目。
    这些人,并无单独一人,随行者甚重,爪牙、仆役以及同门师兄弟等悉数伴随。
    俄而,一股庞大的包围圈正在逐渐形成。
    如同瓮中捉鳖,猎杀太子夏侯淳于此。
    轰隆声临近,这位与夏侯淳有四成神似的青年轻吁一声,勒马停步,根据空中炸响,抬了眼看向前方峻峰之巅。
    其人眉宇疏朗,面容英俊,凌厉的眼神如同常年猎鹰般犀利而冷漠。
    与当初在太康麒麟殿所见的温润随和大相径庭,简直判若俩人。
    他深深地瞥了眼峰巅上的那俩人后,便将目光放在慕容烟等人身上。
    他咧嘴一笑,自言自语地道:“看来本王要做那欺兄霸嫂的混账了啊。”
    话音刚落,山巅观战的慕容烟霍然看来,冷若冰霜的眼神如同针刺般降落,令这位大靖二皇子心头下意识一颤。
    如堕冰窖。
    不过他丝毫不惧,对着那位魔宗小圣女灿烂一笑,嘴里无声蹦出几字:他死了,你就是本王的!
    慕容烟素来沉静的颜容霍然一沉,阴沉眸子似要滴出水来。
    南冠人手持血中梅,煞气眼神扫了扫山脚下那道年轻俊逸的面孔,那张彰显刻薄毒辣的薄唇轻启,死死地迸出几字:“小主,待我将其狗脑袋拧下来,以报此羞辱!”
    说完,便要提枪下山。
    身侧天心颦眉,清冷目光一闪,淡声道:“他们尚未决出胜负,你们不可擅自动手,以免影响他们斗法。”
    沈光胤眼神微动,眯眼后,“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啊,何况这些人此时的未免太巧了。”
    慕容烟醒悟,他们果然是专为夏侯淳而来!
    她颜容微变,瞥了眼高空上的夏侯淳后,脸上掠过一丝犹豫,旋即一咬牙,直接飘身而下。
    朝着那俊逸青年扑杀而去。
    南冠人见此一怔,随即暗叹一声,一旦涉及那小子,小主的理智便会瞬间丧失殆尽。
    也不知她上辈子造了什么孽,竟会让其如此痴迷那夏侯小子。
    而且,貌似小主愈陷愈深,近乎不可自拔了!
    夏侯清见山巅那美人非但不逃,反而自投罗网,他不禁微微眯眼,哂笑道:“倒也胆大。”
    但他也不敢大意,毫不犹豫地勒马后退,将场地让给了身后的中年剑客,“看你的了。”
    本是似闭似睁的中年剑客霍然睁开双眼,虎视眈眈地眺望着飞渡而来的女子。
    锵!
    剑气猝然迸发,直接飞杀而去。
    没有多余废话,更没有所谓的见礼,只有干净利落的杀人剑术。
    慕容烟眼神一动,冷声道:“竟是桃源杀剑之道,看来是桃源一脉的人。”
    桃源一脉,由桃源岛黄真人所创,其人曾收下九位弟子,各传一门剑术,并嘱咐其修至大成后,方可离岛。
    随后在短短五十年间,相继有擅长剑术的高手自岛上走出。
    当然,昔日的九人最后渐渐只剩下三个了,其余之人要么因炼剑走火入魔而死,要么被剑煞入体,心志被破开后,称为剑奴,并永世不能走出桃源岛;还有人,则是出岛后,或意外殒命,或斗剑被斩,亦或者掺合地方势力争斗与朝廷风波,而被斩草除根。
    而今日与慕容烟对上之人,正是桃源诸徒之末郭融!
    嗤嗤嗤。
    空中传来剑气嗤嗤声,似还有一道若隐若现的剑吟哀鸣声。
    后方夏侯清冷笑一声,单打独斗?怎么可能!
    君子岂能立于危墙之下。
    当然,像他愚蠢皇兄夏侯淳这种时刻都想将自己送进阎王的人,自然不在乎这些。
    后方二皇子夏侯清大手一挥,“上!都上!小爷就不信了,还拿不下几个妇孺之辈。”
    瞬间,四周同时浮现堪比半步真人气息的存在。
    数道强横气息悄然围拢,俨然是想要擒下慕容烟等人,以挟持夏侯淳。
    “要打就打,啰嗦什么!”
    天心怒斥一声后,手中‘天心令’浮于掌心,鹅颈挺立,傲然下巴轻轻一抬,轻叱一声:“去!”
    嗖地一声。
    便见那枚似铜非铜、似金非金的特殊令牌破空而出。
    令牌破云而入,飞遁速度极快。
    暗中准备偷袭之人惊呼,似未曾料到。
    嘭地一声。
    云海染血,来敌顷刻跌落。
    南冠人瞥了眼陷入沉思的沈光胤,轻嗤一声,手中尚存血腥味的‘血中梅’嗡地一声,似有灵识被唤醒。
    南冠人抬眼,眸中掠过一丝冷冽,“不知死活!”
    她提枪向后,继而奋力一扔。
    长枪化作流光,飞遁而去。
    噗!
    似被捅破脏腑之声,暗中之人含恨殒命。
    旋即,天心令、雪中梅依次回归。
    忽而,有风声呼呼而至。
    仿若循着雪地上渐渐无痕的脚迹而来。
    哒哒声靠近。
    中年剑客已杀至眼前。
    慕容烟秀目一凝,心中升起一丝凝重。
    此人,实力不容小觑!
    天心冷哼一声,“联手吧,否则咱们今日怕是难逃一死!”
    南冠人阴沉如水,声音沙哑,“想要伤害小主,便要从我这尸体上跨过去。”
    沈光胤目光复杂,暗骂夏侯淳的仇家真多,烦都要烦死。
    他轻咳一声,与慕容烟、天心并肩而立,携手抗敌!
    天心与慕容烟相视一眼,眼神竟然从对方眼神中,窥到了一丝认同。
    俄而,风声裹挟飞雪。
    慕容烟冷笑,去势更添三分,充斥半座峡谷的剑气骤然汇聚。
    顷刻间,两大剑气高手同然喋血而退。
    夏侯清却精神一振,指着慕容烟与天心等人,嘿然一笑道:“冒犯皇室,理当斩首!念你等乃是初犯,本王便饶你们一条命,暂且在我身边当个暖床丫鬟吧!”
    说完他霍然转首,疾言厉色地道:“上!一起上,拿下她们!”
    他猩红舌头舔了一下干涸生冷嘴唇,诡谲笑道:“我要活的!”
    这一句话,也将天心囊括在内,她清冷目光一沉,眼神霎时一冷,正欲欺身压来。
    不料东面有飞剑斩破风雪袭来,嗖地一声。
    她们所立之地的山崖直接裂开,岩石飞溅,裹挟飞雪滚落,浩浩荡荡,如同山崩。
    这一剧变立刻引起夏侯淳等人注意,他心中一沉,收剑而立,意欲援助天心。
    但尚未有所动作,耳畔急促呼声迅疾掠来,他身形一晃,躲开了这一道飞刃。
    霍然冷目看去,耳畔便迎来其嗤笑声,“跟本王动手还敢分心,你还真是未将我放在眼里啊。”
    此时两人尽皆挂彩,夏侯淳发冠破裂,灵气黯淡,衣襟染血,赤红一片。
    他面无表情地道:“杀你,一招尔!”
    对面萧世龙发髻凌乱,霜天枪气息不复先前,凌乱的剑气在钢铁枪身上留下了斑驳的剑痕与印记,尤其是枪尖部分,竟然直接残缺部分。
    他晃了晃手中长枪,瞥了眼灵光大减的枪头,轻笑道:“吹牛谁不会?”
    不过他话锋一转,轻弹枪尖,发出一道嗡嗡颤音后,抬眼凝视夏侯淳,缓缓言道:“也罢,你我不妨一招定胜负!”

章节目录

大靖日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沐侯而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沐侯而冠并收藏大靖日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