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回溯至旬月前,太康城。
    此时,大靖首辅张江陵尚未被贬,正时风光无限,力压文武百官之际,可谓是风头一时无两。
    暗中有人敬服钦佩者有之,感叹唏嘘者亦有之,不过其中有很大部分心中既畏惧其骇然威势的同时,也深深的忌惮其生杀予夺的无上权威。
    毕竟连高高在上的萧贵妃萧圣人都难以撄其锋芒,还有何人能抑制?
    恐怕除了那位“闭关”日久的陛下,再也找不出第二人了吧。
    或许,也就从这一日起,不少人的心思暗暗开始了转变。
    青山难移,何须负之!
    而随着张江陵强势归来后,又在太极殿上为庇护太子夏侯淳而大展神威后的余波传荡至大靖上下,并在暗中发酵。
    与此同时,一场针对首辅张江陵的阴谋悄然展开。
    太康城的形势,随着张江陵的回归,越发的云波诡谲起来。
    深渊之下,暗流涌动,无声无息。
    夜夜笙歌的萧相府邸气氛凝重,仆人们战战兢兢,大气都不敢喘。
    颁政坊,萧府。
    寻常时节,温暖如春日的书房必是欢声笑语,谄媚与奉承之语接连不断。
    但今日的太康第一书房竟沉寂如死,如同寒冬腊月,凛冽而阴森。
    只闻一阵琉璃破碎与瓦罐碰撞声传来,还有一道沉重到极致的喘息声,如同野兽在不甘的嘶吼,百兽为之俯首,万禽因之哀鸣。
    “老匹夫!!老匹夫!!你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此老贼不除,我等大业何日可竟?”
    有位身披孔雀图纹的老者擦了擦额上细汗后,恭谨执礼道:“相爷,那位毕竟非同常人,门生故吏遍布朝野上下且不说,更有‘三朝元辅’之殊荣,位同王侯,不可轻动啊。”
    大靖律令,三品文官方可着绣有孔雀服饰的官袍,如有僭越,格杀勿论!
    而被称为相爷的老人,自然是萧相萧元正。
    如同鹰隼的冷目霍然而至,一字一句地道:“今日朝会,张老儿以匹夫之身力压群臣,彼等身为万石钧臣,竟噤若寒蝉,莫非你等愿一直做那鼠辈不成?”
    面对萧相咄咄逼人的目光,这位曾在狱中以一曲思亲之音‘天念’惊动靖帝的前楚良臣陈仲容,深深的低下脑袋,嘴角似有苦涩,“当日张相之威,相爷亦身临其境,微臣等卑职末流不过区区萤光,又岂敢与皓月争辉?”
    萧相勃然大怒,斥喝道:“虎威虽大,焉能抗群狼?”
    他指着书房内俯首诸臣,“尔等既巨百官枢要,便要持正立身,怎可屈身于张贼淫威?倘若这朝堂成其张贼一言堂,还要你等何用?”
    此言一出,不少人脸色煞白,浑身抖若筛子,无不噤若寒蝉。
    两党竞争,竟至此地!
    果然,萧元正袖袍一甩,冷面凛声道:“今日张贼在太极殿当众忤逆圣人,这已经不是党争了,这是在赤裸裸的圣人的脸!”
    他啪啪地抽打着自己的两腮,狠狠地抽了好几个血红印子,“打圣人的脸,就是打我萧元正的脸!”
    他双手撑在铺就绘龙绣凤的锦缎绸垫上,上身微微前倾,一字一句地道:“都说主辱臣死,倘若今日他张江陵当众折辱了圣人后,我等竟无丁点表示,那圣人日后还有脸面立于这朝堂之上?”
    “还有,若此事如此搁下,我萧某人岂不是要在他张江陵的腚眼下屈辱的待一辈子?”
    “你们说,此事究竟该如何?”
    噗通!噗通!
    一道道噗通声响起,只见书房内占据大靖三分之一的廷臣们毫不迟疑地跪倒在地,浑身颤抖,丝毫不敢抬头。
    靠前跪下的中书舍人钱笙抬头,眼神中露出狠辣与果断,一字一句地道:“相爷,卑职以为,要么不做,要么做绝!咱们不妨联合徐阁老、沈文等人,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将那张老儿拉下马,一劳永逸,免得日后再起祸患。”
    萧元正垂目,面无表情地凝视着他,冷声道:“你如何肯定姓徐的不会反水?”
    钱笙坦然道,“倘若他甘愿做一辈子的万年老二,那我等也无话可说,可但凡有丝毫欲望,我就不信他不动心。”
    其他人稍稍抬头,眼珠子转动,纷纷低声建言献策,有自告奋勇说服副相沈文,也有人提议该夤夜前往张博武家,将他也拉入战车,更有甚者还毛遂自荐,意欲拜访大都督府,信誓旦旦地拍着胸膛保证,定会说服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都督支持这场政变。
    副相沈文,乃首辅张江陵的左膀右臂,更是靖帝在内阁而传声筒,不过无人敢小觑这位未来足以占据内阁前三席的接班人。
    何况其人为政清廉,刚直不阿,迄今为止,萧党诸众尚未在此人身上挑出丁点毛病,极其爱惜羽毛。
    而官居尚书右仆射的张延寿张博武更是家世显赫,乃大靖开国副相张君毅之后,根正苗红不说,还是铁杆的保皇党,毋庸置疑的靖帝后盾,忠心耿耿,万世难改其志。
    笃笃。
    书房霎时一静。
    萧元正枯瘦指尖轻叩桌面,眼帘一垂,沉默半晌后,缓缓言道:“张阁老为人忠厚醇正,想来不屑与我等为伍,至于沈相身居要职,恐难以改弦易辙,这位也不必接触了。”
    有人讪讪而笑,他也只是表表忠心,哪能真去说服张沈二人倒戈,这不是说笑么。
    最后,萧元正抬眼,缓缓吐出几个名字,众人肃然起敬,同时有人向前一步,躬身一礼。
    只听他轻描淡写地道:“明日我会在大朝会上罢黜京兆尹、典军校尉以及左右威卫大将军,你等即刻持我手令前往其府衙驻地,接管其麾下的护城禁卫。”
    说完便扔出三枚盖有萧相印戳的赤红朱印,观其模样,赫然正是三大正官印。
    闻声而出的三人脸色激动,小心翼翼地捧着朱印,附身拜下:“卑职必不辱相爷之命。”
    待其匆匆退出后,萧元正目光一肃,浑浊沧桑的眼神中隐有杀机浮现,“另外,授意天穹阁那几位,请他们稍安勿躁,明日自有人替他们申冤!”
    有人脸色一松,拱手拜下后,悄然退下。
    “传令钦天监,请监正大人明日亲自坐镇太极殿,以防有人狗急跳墙。”
    他语气一顿,微微眯眼后,轻声道:“事后,我会亲自给天都峰传信,为他请下一道法谕。”
    有疑似道童的仆役默然应下,指尖微弱灵光闪烁,光芒转瞬即逝,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萧元正呼出一口浊气后,抬头挺胸,环视一周后,语气微沉,缓缓言道:“接下来,便要劳烦诸位了!”
    他们精神一振,齐齐拱手一礼,“一切听从相爷之命!”

章节目录

大靖日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沐侯而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沐侯而冠并收藏大靖日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