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州城外,夏侯淳赤袍舒展,在冬日暖阳的照耀下,竟呈现血色金灿光芒,如同诡异而邪魅的魔头临世。
    对面萧世龙嘴角森然一笑,手中霜天枪嗡地一声,慑人锋芒如同利刃般乍现,刺得夏侯淳眼神微微一眯。
    嗤!
    他余光一扫,瞥见有一抹亮色转瞬即逝。
    夏侯淳毫不迟疑地倒飞数丈。
    尚未站稳脚跟,狰狞的枪尖便捅破了夏侯淳方才所站之地。
    俄而,一道破空声姗姗来迟。
    萧世龙挑眉,轻笑一声,脸上似有遗憾,“看来果真偷袭不了。”
    夏侯淳面无表情,捏住手中山渐青,如同翡翠青丝般的光芒丝丝缕缕的向外扩散,好似三千青丝瀑布洒下,光彩夺目,杀机四溢,美丽而凛冽。
    对面萧世龙瞥了一眼四周,仍未探知到另外那柄尚未出世的光阴之剑,他心中微沉,抹过一丝阴翳后,身形渐渐隐退。
    夏侯淳视若无睹,他拿出魔源,微微闭眼,感受着左手中充沛力量自掌心汇入四肢百骸,并被他悄然归拢至右手‘山渐青’。
    剑身轻颤,似打了个激灵,啵,如同春芽破土,更像宝剑诞灵。
    万物复苏,宛若重生。
    啪嗒一声。
    肩膀上那只被人遗忘的四脚蛇被冻僵的身子一抖,茫然睁开睡眼惺忪的眼帘,它刚刚苏醒。
    骤然抬眼,便见到对面枪尖朝着夏侯淳猛刺过来。
    同时它那凛冽的双目死死盯着某一个空间,妖异的瞳孔内倒映出一道身影,赫然正是萧世龙。
    它眼神中掠过一丝冷意,旋即消失不见,复归平静与茫然。
    眼见被识破踪迹,萧世龙身形再次显露,但此刻气势霍然大变,好像在瞬间恢复至巅峰。
    随即,又一道身影浮现而出。
    再后,两道、五道、十道、百道身影依次浮现在夏侯淳身侧。
    他们都是‘萧世龙’。
    也都不是。
    夏侯淳眼皮猛然一跳,心中警钟长鸣,眼前这些皆是幻影!
    但又都是真人!
    或者说,萧世龙在这短短的瞬间,直接刺出上百次!
    千钧一发,生死一线。
    夏侯淳身形一晃,四周剑光乍现。
    如似水流年,更像光阴之刃,垂天而落。
    它们尽皆剑尖朝下,悬浮而立,如同众星拱月般阵列在夏侯淳四周。
    剑身流光溢彩,上面好像镌刻着时空之符,消杀着一切杀机与威胁。
    死死地将那一道道人影阻挡在剑圈之外。
    砰砰。
    剑阵外开始响起爆炸声。
    ‘萧世龙’炸了。
    他的身形如同梦幻泡影般一个又一个的破碎,爆炸的余波狠狠地冲击着剑阵,炸得它摇摇欲坠,几欲破碎。
    最终,一切幻影悉数消散,尽归于一人。
    剑阵外好似风平浪静、偃旗息鼓,但夏侯淳并未大意。
    外面响起萧世龙冷笑声,“区区剑阵幻影,焉能阻我?”
    夏侯淳抬眼,慢条斯理地道:“那你先打破它再说。”
    萧世龙挑眉,手中霜天枪捏紧,冷哼一声后,哂笑道:“刚才不是约好一招决定胜负么,这会儿怎么萎了?”
    躲在剑阵中的夏侯淳脸色平静,徐徐言道:“那只是你一个人的约定。”
    萧世龙冷哼一声,不屑地道:“你枉为大靖太子!”
    夏侯淳默不作声,在生死面前,区区颜面与身份又算什么。
    霜天枪,神兵榜上排名前三十的上等神兵,距离真器仅只一线之隔,一旦威力彻底释放,他这只小小的清丹境,都不够噻牙缝呢。
    而自己手中的‘山渐青’与‘南柯剑’虽然未曾列入榜单,但毕竟剑气属性特殊,尤其是南柯剑,本就是蕴含一丝光阴属性,隶属于时空大道,一旦诞生剑灵,其威力必然成倍叠加,届时诛杀此獠易如反掌。
    不过,倘若连今日这关都过不去,恐怕也没以后了。
    眼见夏侯淳沉默,萧世龙眼神一冷,冷哼一声,手中霜天枪嗡嗡直响。
    唰地一声,猛然刺出。
    枪锋破开重重空间阻隔,直抵夏侯淳身前。
    凛冽的煞气如同风暴般直冲神经中枢,犹如迷人乱花般的血色光华,死命的往夏侯淳脑袋里钻。
    嗡地一声。
    只见一道漆黑如魔的光芒一闪而逝。
    那些霜天枪的煞气竟被吞噬一空。
    峰巅之上,萧世龙眼神一闪,嘴角噙着冷笑,“我道昔日的废物如何能逆袭翻身呢,原来是堕入了魔道。”
    此时锋芒毕露的霜天枪快要捅入夏侯淳胸腹,形势危在旦夕。
    却见他眼神一冽,爆喝一声,手中山渐青蓦然青芒大作。
    如同青碧瀑布般,青光大绽,瞬间便笼罩了整个霜天枪。
    只见他左手猛然探出,死死地抓住霜天枪。
    右手山渐青带着举世璨华,狠狠地斩下。
    下方萧世龙讥笑,以区区灵器来斩这件几近道兵的神兵,无异于以卵击石。
    但就在这时,一道咔嚓声响起。
    萧世龙脸上笑容尚未彻底绽放,心头便传来一道剧烈的钻心疼痛。
    如同本命遭损,元气大伤。
    “不可能!”
    他不仅发出一道闷哼,紧接着七窍开始流血,随着疼痛叠加,他的面容开始扭曲,狰狞而恐怖。
    他歇斯底里地怒吼道:“夏侯淳!你竟敢毁我道兵!”
    意欲操控这件几近道兵的霜天枪,萧世龙修为不够,自然只能靠心神链接来维持,如此一来,他便可操控自如,如臂挥使,但弊端却是一旦此枪受损,他自身也会遭受重创。
    夏侯淳冷笑一声,毫不犹豫地欺身上前。
    同时,意念催动,早已潜伏多时的南柯剑瞬间发动。
    嗤地一声。
    似有光阴之水划过,宛若水流潺潺,更似岁月流转。
    一抹疑似月光的莹色闪过。
    萧世龙眼角猝然一缩,冷哼一声,“早防着你呢!”
    身形蓦然倒掠,双脚跺地,飞雪漫身,笼罩四周,挡住了视线。
    莹光不为所动,径直穿插而过。
    噗地一声。
    却并未斩中何物。
    这时,夏侯淳以山渐青为杖,几个翻身攀援后,便翻至雪峰之巅。
    举目望去,飞雪飘散,那道俊逸身影不见任何踪迹。
    他漠然低头,看着手中霜天枪,眼神露出一丝讥讽,“逃得倒是快,算你命大。”
    俄而,他手持霜天枪猛地刺出,将身前飞雪捅出一个圆形通道。
    他口中爆喝道:“萧世龙,你已败在我手中两次了,下次就没有这般好运了!”
    他眼神一狠,手中山渐青蓦然斩下。
    狠狠地砍在霜天枪。
    嗤嗤声,又是一阵剧烈的兵戈碰撞。
    这是为了彻底斩断霜天枪与萧世龙的心神联系。
    山下某个丛林间,隐隐传来一道低沉的痛苦呻吟声。
    声音中带着强烈的不甘,满腹的愤懑,以及难以启齿的羞辱,但他却并未像小人物般发出怒吼,反而是传来桀骜不驯的大笑。
    “夏侯淳!这次是本王技不如人,让你胜过一招,可你也莫要得意,魔宗贼子,人人得而诛之,你还是先逃过玄宗的追杀再说吧!!!”
    说完便发出一连串猖狂大笑后,便消失在茫茫雪原山林之中。
    “对了,本王最后提醒你一句,你可要快点啊,去晚了,那朔州城可就要被我云霄铁蹄踏破碾碎了!!!”
    “哈哈哈哈哈!!!”
    夏侯淳脸色瞬间阴沉,不复方才得意。
    云霞攻伐朔州城了!
    他也没机会耽搁了,必须尽快处理好这些破事,然后北上抵御云霄铁骑南下。
    于此同时,东方那位道人终于现身。
    凌空漫步而来。
    只见其青冠束发,身上道袍在凛冽的罡风吹拂下猎猎作响。
    一股远超沈光胤的真人气息轰然散开,如同翻天巨浪般滚滚而来,压得夏侯淳直接喘不过气来。
    真是刚驱走独狼,又引来巨虎啊。
    只见那人拂尘一摆,漫声传开,风雪沉寂。
    四野八方都为之震颤。
    “有我玄宗在此,岂能容许魔道妖孽横行肆虐!”
    “孽障!拿命来!!”
    瞬间,一股磅礴气机便笼罩在他身上。
    真人巅峰!
    名副其实的真人巅峰!
    来人不仅是玄宗之人,更是玄宗真人境的顶级强者。
    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不留后患。
    夏侯淳陷入了出道以来最大的生死危机!

章节目录

大靖日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沐侯而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沐侯而冠并收藏大靖日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