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气飘飘,一副仙风道骨的姿态,任谁看见都会赞一声‘道长真乃仙家风采’。
    可惜,夏侯淳却无此闲心情,他眼神冷峻,如临大敌。
    那人手中拂尘一摆,三千白丝振空,瞬间便穿透了整个方圆百丈。
    真人气息更是如同庞大囚笼,将夏侯淳囚禁在内。
    他鬓角染白,面容清隽,看向夏侯淳的目光冷淡孤傲,如同端居九天之上的神明,在俯视着在地上禹禹前行的蝼蚁。
    高高在上的姿态,展露无遗。
    夏侯淳眼帘一垂,嘴角咧笑,“原来玄宗长老喜欢以大欺小?”
    那人目光一闪,似笑非笑,“小小蝼蚁也敢冒犯我玄宗,若不将你等狂狷愚昧之徒铲除,世人怎知我玄宗之威!”
    于他而言,大靖太子也罢,云霄皇子也好,不过是凡尘蝼蚁,难入其法眼。
    今次之所以亲来狙杀夏侯淳,除了偿还太康城那位的人情外,也有来自天都峰的意志。
    玄宗道法,亲近自然,暗合天道,仿若一举一动皆乃天定。
    此境又被唤为‘无我之境’,心若微尘,明悟灵虚,故擅虚实之道。
    而此道,又涉及空间之道,看似与夏侯淳手中‘南柯剑’的空间属性相似,但两者千差万别,不可同日而语。
    夏侯淳深吸口气,面容凝重,这是货真价实的真人境,而且疑似还是真人巅峰。
    一招便可致他于死地。
    嗡!
    话不多说,这位孤傲卓绝的真人二话不说,抬手便是一记道法。
    只见在其袖袍挥动间,高空之上浮云骤聚。
    轰隆一声后,似有神秘力量将其汇拢,杂糅成团,并凝炼成一只擎天巨手。
    气势波澜壮阔,威力撼天动地,气壮山河,令人心神摇曳,心驰神往。
    这便是真人之威。
    但夏侯淳却脸色大变,身形仓惶后撤,疾速到掠。
    轰隆隆!
    然而身后那只巨掌如影随形,呼吸百丈,瞬间便臻至夏侯淳身后。
    高空之上,那位真人一手负手而立,一手缓缓探出。
    似在驾驭着那只庞大巨掌,向前缓缓推动。
    看着不断倒退的夏侯淳,他眼神中掠出一道讥讽,“蝼蚁也敢与皓月争辉,真是不知死活!”
    方才夏侯淳面对他竟有分庭抗礼之势,俨然是未曾将他放在眼里,他贵为一方真人,岂能轻易放过那乳臭未干的小子?
    太子?哼,便是靖帝亲至,也不敢轻易得罪一位真人。
    眼看夏侯淳即将逃出法力范围,他轻吐一口浊气后,默念几道法诀。
    蓦然,他眼神一凌,本是仙风道骨的气质豁然一变。
    变得杀气腾腾!
    只见他叱喝一声,“落!!”
    凄厉的破空声呼啸而至。
    逃遁中的夏侯淳猛然抬首,他眼神凌厉,将手中山渐青猛然一扔。
    他口中声嘶力竭地喊了一声,“布阵!!!”
    嗡!
    袖袍一甩,一柄柄蜂纹金叶竹浮现而出,悬空而立。
    正是星光困真阵!
    阵光四散,笼罩百丈方圆,霎那间飞雪弥漫,山呼林啸,宛若一个霜雪漩涡在骤然间凝聚。
    而在这个漩涡之上,那只巨擎之手缓缓压下。
    漩涡形成的暴风眼气息翻腾,不断高涨,并在呼吸之间达到匹敌真人的程度。
    时间仿佛停滞,岁月忘记了流转。
    那翻天巨掌带着凄厉的破空声,裹挟着犹如九天神罚的气势,悍然压下,与那不断咆哮轰鸣的暴风眼,发生了撼天震地的碰撞声。
    “嘭!!!!”
    天地为之失声,八荒因其震颤。
    巨大的碰撞声,在无形的气势加持下,瞬间荡开,如同核弹爆炸般,扫荡了四周雪峰上的一切。
    飞雪疾速翻滚,川林被扫荡的光溜溜,一切鸟兽飞禽在瞬间化为灰烬。
    巨浪袭来,老仆宛若老树皮的皱纹脸瞬间僵化,深吸口气后毫不犹豫地往下一扑,犹如老狗卧冰般,钻进了三尺雪地之下。
    山岭之下,夏侯清与背剑中年眯眼后撤,与之对峙慕容烟等人脸色霍然一变,竟直奔山巅而去。
    “殿下!”“世兄!”
    巨浪般的冲击波荡开后,烟尘散尽,一个近百丈轮廓的掌型巨坑映入眼帘。
    咳咳咳。
    坑中夏侯淳浑身染血,脸色苍白,双眼血丝密布,精神萎靡不振,身侧山渐青黯淡无光。
    唰!
    天心矫健身姿闪至夏侯淳身侧,天心令呼呼乱转,围绕着夏侯淳四周划出一个大圈,光芒乍现,似有光晕升腾而起,宛若一口半碗倒扣在地上。
    “死了没?”
    冷淡声音响起,天心颦眉,薄唇紧抿,头也不回地问道。
    夏侯淳杵着山渐青,挣扎起身,抹了一把嘴角瘀血后,看向这层由天心令光晕形成的保护罩,他咧嘴一笑,“一个小小的真人也想杀我,真是不自量力!!”
    输人不输阵,尤其是在女人面前,夏侯淳一脸铁骨铮铮。
    天心嗤笑一声,正欲言语,却突然收声。
    砰!
    光晕保护罩如同遭遇重创,一道道皲裂痕迹,如同蜘蛛网般向四周蔓延开来,似有哀鸣声响起。
    观其剧烈颤抖态势,恐怕也撑不了几息。
    哒哒哒。
    二人眼神凝重,抬眼看着那道越发趋近的身影。
    烟尘散尽,只见一袭身着暗青色道袍的中年缓缓踏来,气势如虹,排山倒海,尤其是那覆盖数百丈方圆的庞大气机撼动了四周的雪岭高原。
    道人瞥了一眼天心令后,森冷目光落在夏侯淳身上,掠过其手中山渐青时,他眼神一顿,继而缓缓吐出一句:“本座萧晗宸,今日特来取尔性命!”
    话语轻描淡写,恍若杀一国太子如屠狗,更是探囊取物般简单。
    然而此语落下,夏侯淳瞳孔一缩,耳畔嗡嗡直响,浑身陡然僵直,似乎难以置信。
    即便是天心都眉眼直跳,呼吸为之一窒。
    萧晗宸,正是燕京玉虚观观主!
    玄宗在幽燕诸州的代言人!
    这位明面上坐镇幽燕的玄宗第一人,竟亲自猎杀夏侯淳!
    如此消息一旦传出,必然会在大靖内外乃至玄灵两道引起轩然大波,甚至会引发大靖与玄宗的对立都不一定。
    而今大靖虽与玄宗貌合神离,但毕竟尚未彻底撕破脸皮,即便玄宗曾有袭杀大靖官员,乃至猎杀太子夏侯淳之举,仍然是暗中进行。
    可而今居然明目张胆的欺杀于他,俨然是不顾太康的颜面了。
    或者说,即便今日之事传出,这位来自燕京观主也怡然不惧,其猖獗狂妄可见一斑。
    随着萧晗宸话语落下,明显感受到数道强悍气机波动了一下,正欲拨开霜雪翻身而起的那位老仆僵硬了一下,犹豫半晌后,又默默迈入了雪坑中。
    数里外山岭之下,与慕容烟对峙的夏侯清似有所感,他狰狞一笑,“玄宗真人亲至,我这位兄长今日难逃此劫、十死无生,小美人儿,你若识相的话,就乖乖的束手就擒,说不定本殿会考虑放你一条生路。”
    他摸着下巴,上下打量了一下慕容烟的妙曼身段,尤其是婀娜多姿的凹凸有致,竟引得他沉寂冷淡的心有些火热。
    他舔了舔干涸破裂的嘴唇,双目似有炽烈之色掠过,语气稍显温柔,“当然,若将本殿伺候好了,日后未尝不能赐你一个嫔妃席位。”
    面对几近调戏的轻佻话语,慕容烟置若罔闻,只是抬起手,朝着他轻轻一指。
    天地之间,似有神秘气机骤然浮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向夏侯清。
    那气机快若闪电,无形无质,仿若独立于五行之外。
    猝不及防之下,夏侯清瞬间中招,眼神当即恍惚,一脸呆滞。
    同时,本就苍白的脸色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慢慢腐坏。
    好似被死神夺取了生机!
    不过瞬息功夫,夏侯清鬓角便有一缕灰白。
    按照如此速度下去,不过半刻钟,这位大靖二皇子便会因为被掠走生机而死。
    而且最令人胆肝欲裂的是,中招者仍能亲身体会生机在快速流逝,每一分每一秒都堪称煎熬。
    适时,一道剑吟声响起,宛若皎洁秋月般的弧光洒下,似潺潺流水般划过,涤荡了夏侯清全身,也扫去全身污秽,更斩断了那缕神秘气机的牵连。
    出手之人正是身形骤然消失的剑客。
    噗。
    眼看那道无形剑气斩断了某种神秘道法,慕容烟冷哼一声,娇躯一闪,被突然现身的覆面人抱腰后撤。
    只不过此时的覆面人嘴角溢血,血中梅的尖头还残留着一截布块,但未曾染血。
    俨然,刚才与那位剑客的暗中较量,她稍逊一筹,落了下风。
    噗地一声,满脸后怕的夏侯清当即勃然大怒,指着慕容烟二人厉声:“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们该死!!!”
    “去,将她们的脑袋割了下来,本殿要践踏一万年!”
    身侧剑客面无表情,他被万宁宫那位邀请而来,只是确保这位皇子安全无虞即可,多余之事一概不理。
    夏侯清恨恨地看了他眼后,恼怒这位来自剑门贵客听调不听宣,但却又无可奈何,脸色一阵变幻之后,抬脚便向山岭顶巅迈去。
    剑客微微皱眉,正欲阻止,夏侯清霍然转头,冷冷地道:“你记住,你只是我大靖养的一条狗,本殿不希望刚才之事再发生,否则休怪我回京后参你一本。”
    剑客眯眼,下意识握住了朱砂剑,指肚轻轻摩挲着冰冷剑身,杀机四溢。
    “怎么,想杀本宫?你那几百号人不想要了?”
    夏侯清不屑地冷笑了一声,居然头也不回地提袍而去。
    这位剑门长老虽是半步真人,但自从剑门上下数百口弟子的身家性命卖给朝廷后,便如同拔牙老虎,彻底受制于人了。
    这位名唤温九的剑客沉默半晌后,缓缓低下了头颅,只是捏着朱砂剑柄的指骨凸起,咯吱作响,与脚下踩雪声相得益彰。
    待其人离开后,手持霜天枪的俊逸青年缓缓浮现,他嘴角勾起邪魅笑容,自言自语地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可我却有弹弓啊。”
    他瞥了一眼晋州城方向的那片雪地,讥讽一笑,“没胆的怂货。”
    俄而,身子一晃,便消失不见。
    杀夏侯淳只是顺带,真人才是大头。
    萧世龙炽烈眼神看了眼那道如同大日的恢宏气机,他竭力按下心中的贪婪欲望,一阵风雪漫过,他随风飘散。
    ..............
    轰!!
    雪坑之外,萧晗宸宽大袖袍甩出,裹挟着磅礴巨力,狠狠地撞在那道摇摇欲坠的光晕保护罩上。
    砰地一声,这道耗尽了天心令所有灵机的保护罩应声而破。
    “走!!”
    天心猛然拽住夏侯淳肩膀,意欲将他甩出雪坑。
    “想走?想过本座了么!”
    冷淡话语如同雷鸣般,在夏侯淳二人耳畔炸响。
    本在二十丈开外的萧晗宸蓦然靠近,一把捏向天心的雪肌鹅颈,如同捏住小鸡般手到擒来。
    只见他嘴角冷笑,垂眼俯视着雪坑中夏侯淳,语气凛冽森然,“杀你们,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简单!”
    天心冷眸一闪,天心令滴溜溜转动,身上透漏着决然之气,俨然存了玉石俱焚之意。
    但就在这时,嗤地一声响起。
    初始尚在百丈之外,很快掠至身前。
    萧晗宸抬眼,只见低空外正有一道剑气袭来。
    剑气之后,还有一道身影,手持法剑,遥遥一指。
    来人正是沈光胤!
    萧晗宸目光一冷,当即收回手爪,改向沈光胤轻轻一挥。
    长袖鼓荡,沛然玄机如同山岳般,砸在那个不速之客身上。
    对方狂吐猩红鲜血,以比来时还要快上三分的速度奔掠而回。
    随后在空中来了好几个鹞子翻身,以兔起鹘落之势落地后,迂回曲折的在山岭剑跳跃,呼吸功夫,便逃出数百丈外。
    “太子殿下,三招之约已过,誓约解除,山高路远,你我后会有期!”
    只在夏侯淳心神脑海留下这道话语后,沈光胤便彻底消失在山岭之间。
    萧晗宸目中掠过一丝异色,刚才之人所驭道法明显带有玄宗气息,疑似坐镇泰行灵脉的那位,但那人似属于峰阁长老一派,与他属于不同阵营。
    不过今日对方既然不愿大动干戈,他也无意贸然挑起宗门内讧,暂且放其一马。
    他暗自冷哼一声,而今宗主闭关,长老一脉似有抬头之势,可这一切不过是镜花水月,即便宗主羽化飞升,宗门大权仍会落在他们这一派手中。
    道门利益岂容彼辈冢中枯骨败坏!
    有朝一日他萧晗宸必将彼等腐蚀玄宗内外的蠹虫赶尽杀绝。
    思绪归拢,萧晗宸目光垂下,山门利益且不必去说,还是先杀了这只小虫子再说。
    就在这时,似乎觉察到自己死期将至,雪坑中不知何时盘膝而坐的夏侯淳忽然开口,“临死之前,能告诉我谁派你来杀我的?”
    萧晗宸闻言一怔,轻笑道,“死人不需要知道太多。”
    夏侯淳轻轻点头,知道多说无益,也套不出什么。
    他右手握紧山渐青,左手魔源印章换成了‘观道印’,身上染血道袍翻飞,随着其起身而立,似有一道若有若无的玄妙气息浮现。
    萧晗宸皱眉,冷哼一声,“装神弄鬼!”
    话音刚落,其身后墨黑长发漂浮而起,四周浩荡灵机滚滚而来,并在瞬息之间被他蚕食鲸吞,本是略显亏损的气息瞬间臻至巅峰。
    轰隆一声。
    强横的真人气机瞬间引动天地异象,云雾翻滚,风啸雨顿,山河为之变色,雷霆为其助威。
    萧晗宸浮空踏步,冷漠的双眼露出猫捉老鼠的戏谑,还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期待。
    他眼中掠过一丝幸灾乐祸,似笑非地道:“忘了告诉你,本座离观之前,山门曾有传讯,靖帝夏侯鸿偷袭宗主大人不果,残败而归,喋血天都峰!”
    夏侯淳霍然抬头,目光死死地盯着悬浮在空中的萧晗宸,一字一句地道:“你说什么!”
    萧晗宸朗声大笑,“本座说,你那个皇帝老子,快要死了!”

章节目录

大靖日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沐侯而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沐侯而冠并收藏大靖日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