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点刷新,订阅过的,不会重复计费!
    ……
    因特殊原因,本站即日起,将不在搬运本书内容。
    导致部分内容带来的缺失,带来的不便,向广大用户道歉。
    正版内容,请到qidian订阅观看!
    ……
    因特殊原因,本站即日起,将不在搬运本书内容。
    导致部分内容带来的缺失,带来的不便,向广大用户道歉。
    正版内容,请到qidian订阅观看!
    ……
    因特殊原因,本站即日起,将不在搬运本书内容。
    导致部分内容带来的缺失,带来的不便,向广大用户道歉。
    正版内容,请到qidian订阅观看!
    ……
    “黄昏到了。”
    脏暗的牢房里,左千均抬起头,目光透光木窗,看向天边的橘红晚霞。
    “每逢白日黑夜交汇,便是法力滋生之时,按照前几日的经验来看,那股恶意又该出现了。”
    “也不知周兄如今如何了?”
    想到这里,左千均的脸色就是一沉。
    按照道理来讲,他与周长青同时被鬼城的大阵吞入,应该会出现在同一个地方。
    可事实的结果就是,哪怕他在三日的时间之内,调查了整个鬼城幻境,却仍然没有找到周长青一丝一毫的踪迹。
    “若是周兄在最后关头脱离出去还好,要是没有脱离出去,怕是只有这幻境的力量进一步扩大,才能出现。”
    这一点对于已经在鬼城幻境待了三日的左千均而言,并不难猜测。
    因为每一次当他搜查完当日的鬼城幻境,第二天便会再次多出新的地方。
    根据他的推断,罗刹鬼城一定是出了某种问题。
    因为这问题的存在,使得这鬼城之主不惜展开大阵,笼罩城内城外。
    只要这鬼城大阵一日不散,便说明鬼城之主所要找的物品,仍然还在大阵幻境之内。
    “或许,那木莲道长也被困在来这里。”
    “左大人,今日个你有酒喝了。”
    便在这时,牢房外传来一声粗狂的大喝声。
    左千均闻声,当即看了过去。
    就见那因他心中之念幻化的副捕头王虎,当即提着红木餐盒走了进来。
    “哦,今日个是什么喜事吗,居然允许你带酒进来?”
    看着一盘盘还散发着热气的饭菜,左千均取过酒瓶,一脸陶醉的喝了一口。
    “左大人可真会开玩笑,今日个可是知府千金出嫁的日子。
    整个江州城都传开了,新科状元周长青迎娶知府千金。
    这可是得轰传好一段时间的佳话呢。
    说起来,左大人是不是救过那周状元,他可是在酒宴上,当众对汪师爷说要感谢你呢。
    这不,就送过酒来了?”
    王虎笑着打开房门,与左千均席地而坐道。
    “照我看了,最多二天的时间,左大人就要被放出来了,到时候飞黄腾达,可不要忘记了关照小弟。
    左大人,你怎么这个脸色?”
    正说着,王虎就看见左千均的脸色,变得无比凝重起来。
    正准备问,就听见左千均的脸色沉重的道。
    “王虎,你速度带人去周府救驾,前几日我寻的那伙贼人,怕是要对知府大人不利。”
    “左大人,这话可不能开玩笑。”
    听着这话,王虎的脸色,当即阴沉了下来。
    他可是知道对面这位爷办案只讲直觉,不讲证据。
    可就算是直觉,也一次都没有对过。
    “周状元与我有恩,我又岂会害他,相信我,这一次不是直觉,我有确凿的证据。”
    “要是错了怎么办?”
    “错了你就说我被人下毒,有人要杀我灭口,你带人前去请示,不管是知府大人还是汪师爷,都不会怪罪于你。
    要是对了,你就不用等我飞黄腾达了,你手上应该可以搞到泻药吧。”
    左千均眨着眼睛道。
    “好,我就信你一会,刚好我的直觉告诉我,周府会有事。
    要知道,我王某人的直觉,可是从来没有错过。”
    话音一落,王虎斟酌一番后,当即从袖子里丢出一包泻药。
    “记得把纸也吃了。”
    “……”
    看着王虎锁好牢门快速的离去,左千均的嘴角狠狠地抽搐了一下。
    明明在现实里,他的直觉才是灵的那一个。
    看着眼前的泻药,左千均心情凝重的道。
    方才的话,并非是他的无的放矢。
    他虽然不知道这鬼城幻境的破晓所在,但他想象,想要解除整个鬼城幻境,定然是需要一个机会。
    而周长青的突然出现,和那之前他根本未曾听过的婚礼。
    却是让他猛然意识到,这或许就是木莲道长等人,等待的一个机会。
    一城之知府,要是死在婚宴上,整个鬼城的幻境,必然会出现剧烈的变化。
    所以,哪怕不是木莲本人出手,换做是他左千均,也会派几个手下,去进行试探。
    “只是,为何周兄你出场就是人生巅峰,我却只是一个小小的捕头啊?”
    想到这里,左千均就着酒,当即将那泻药服了下去。
    连纸一起吞入了腹中。
    ……
    周府,前院。
    “护驾、快护驾,有刺客。”
    当黄昏的最后一缕余晖落下的一刻,刺耳的尖叫声,当即从前院里传了过来。
    接着,便是一片酒桌掀翻和惨叫声,接二连三的响起。
    新房里,在外走了一圈刚对这幻境有所了解的周长青,才接过傅红玉的解酒茶,脸色就是一变。
    嘭!
    还未等他站起身,就见房间的大门,被一脚踹开,碎木飞溅。
    于这声巨响之中,周长青就看见一个双眼凶厉,带着面巾的青年持剑杀了过来。
    轰!
    几乎下意识的,在那人冲上来的一刻,周长青便猛的掀翻了面前摆满了饭菜的桌子。
    嘭!
    但桌子方一起飞,就有一道剑光轰然落下,将那坚硬的木桌,劈成了两半。
    下一刻,周长青便感觉胸口一痛,整个人倒飞而去,贴在墙上。
    明明是幻境,却偏偏五脏六腑,就是一阵火辣辣的痛。
    挨了一脚的肚子,更是像凝聚起来了一样,阵阵钻心。
    “相公!”
    就在这时,一声尖叫声,从床边传来。
    周长青抬头看去,就见傅红玉竟然向着他这边扑了过来。
    全然不看背后即将落下的剑。
    明明只是一个幻境,却偏偏在他看向傅红玉望着他时,眼中那只有担忧的目光,而感受到了一颗心。
    但我周某人,可从来不会让一个女人,挡在我的面前。
    “剑来!”
    铿!
    一道寒光猛然爆发,周长青向着身后一抓,便有一道寒芒,从他掌心爆发。
    ……

章节目录

从道法古卷开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仙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仙先并收藏从道法古卷开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