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洛蒙的话让芬奇先生感到窒息,他可不相信命运之类的话,那个微胖的、穿着蓝色t恤的工科宅男也不相信。他刚想大叫,就被萨姆恩·肖用手枪指着脑袋,他只能把尖叫重新咽回肚子里。
    “我认为他也应该知道这件事了,芬奇。”里瑟先生用管用的低音轻声说道,“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但他出现在这里之后,就和这件事脱不了干系了。”
    萨姆恩·肖看了里瑟先生一眼,又看了芬奇先生一眼。哈罗德·芬奇深吸了口气,这才将事情的原委告诉了秘法师。由于事情很复杂,芬奇先生只能长话短说——简单来说,就是芬奇先生制造了一个系统,这个系统可以监控所有网络上的数据并且做出判断,判断哪些人会造成重大灾害,并且将这些数据发送给能处理这些事件的相应部门。例如神盾局、美国国家安全局、中情局、联邦安全局。
    这是芬奇先生建立的一个小小的后门,用来接收原本会被清除的“无关数据”,也就是普通人的数据。原本这些数据在每天0点过后都是会被清除的,但芬奇先生因为之前死亡的同伴的缘故,将这些数据保留了下来——当初里瑟先生之所以会找到萨洛蒙,就是因为那个系统给了芬奇先生萨洛蒙的社保证号。
    人工智能显然也没有料到萨洛蒙是个巫师。
    自从911事件之后,美国政府一直在开发某种可以监控全世界网络的东西,所有情报组织都参与其中,所谓的棱镜计划只不过是其中最失败的那个。而最终被采用的那个系统,则是由芬奇先生和他的同伴创造出了的——一个会独立思考的系统,一个人工智能,一个电子上帝。
    在网络的世界中,这个人工智能无所不能。芬奇先生将这个系统设计得滴水不漏,当芬奇先生和他的同伴移交服务器之后,美国国家安全局数次想要黑进这个系统都已失败告终,甚至许多曾经参与转移服务器的工作人员也惨遭特工组织灭口。
    而这个地方,就是那个人工智能的服务器最后已知的位置,人工智能将自己转移了,谁也不知道它究竟在哪。由于芬奇先生担心这个人工智能被滥用,他编写了病毒,让这个人工智能彻底自由。
    而那个病毒,则是里瑟先生叛出cia的原因,在夺取这个病毒的任务中,他遭到了来自组织的背叛。
    人工智能摆脱了创造者芬奇先生强加与它的所有限制,它能输出的信息不再局限于社保账号了。听完这个故事,萨洛蒙的心脏都要停跳了。他无法想象在这个乱七八糟的世界,一个有自己想法的人工智能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想想奥创……
    不对,说不定这玩意还真的有用。想到这里,萨洛蒙的眼神就开始变得有些奇怪,他的组织正好需要一个能够统筹全局的系统,一个完美的情报来源,难道命运的启示是这个意思?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人工智能!我知道,我一开始也不相信。”有着中东血统的萨姆恩·肖十分自来熟地点了点头,“但我觉得那东西还不赖,你体会过互联网的话就会明白了。我知道山洞里的生活没有那么便捷,我体会过。”
    “我身上长了青苔吗,肖女士?我是巫师,不是原始人。”
    “有什么区别吗?据说魔法界不能使用手机……”
    “好了,好了,我们的话题不是这个……”哈罗德及时打断了越来越离谱的话题。
    “你的作品比斯塔克集团的人工智能还要强大,哈罗德先生。”萨洛蒙将思维拽了回来。他知道,虽然这个世界总有些聪明得夸张的人物,但仅凭一己之力编写出人工智能,并且还能够在数年前的老旧硬件上运行至今天,这完全可以说明,芬奇先生的聪明才智不亚于托尼·斯塔克。当然,芬奇先生没有告诉萨洛蒙的信息还有很多。比如他的远古程序员身份,如今的互联网诞生还有他的一份功劳。
    如果萨洛蒙知道的话,他可能会请求芬奇先生帮他组装一台性能最好的电脑用来打游戏,顺便帮他优化一下烦人的windows系统。
    “这只是权限问题,当初在开发这个机器的时候,国家安全局给予了我们很大的权限……虽然他们没有给的话,这台机器也能做到这些。总而言之,现在可不是说话的好时候,我们已经浪费了很多时间……”
    然而,尽管芬奇先生尽量简化了事实,他们还是花了大量的时间来解释原委,以至于当美国国家安全局的特工闯进这座核设施的时候,里瑟先生才刚刚处理完那个跪在地上的女人的伤口。直到现在,萨洛蒙也还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是谁,她好像失了魂一般,什么也不说,处理伤口的时候甚至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肖。”
    “你杀死我的时候下手应该更利索一点儿,赫什。”
    师徒相逢的场景一点儿都不感人,双方恨不得把子弹塞进对方的脑子里。
    “我知道比起眼前的灾难性场景,这点不值一提,不过我还以为你不会当叛徒呢,肖。”
    萨姆恩·肖之前在为美国国家安全局的一支特工组织工作,那支特工组织的主要任务就是解决人工智能给出的号码,也就是消灭那些会造成重大灾难的恐怖组织——直到她的前任搭档发现了某次任务中的疑点,发信给自己的上司之后惨遭灭口,萨姆恩·肖也就叛出了那个名为“北极光”的组织。
    刚刚说出那句话的人,就是萨姆恩·肖过去的上司。
    “在这种局势下,说这话可就有些过分了。”不知怎么地,萨姆恩·肖的语气中常常带有一些尖刻的成分,萨洛蒙觉得他应该能和这个女人相处得不错——事实上,他挺喜欢这种幽默感的。
    “你想要什么?”女特工挑了挑眉毛,向着自己过去的上司问道。
    “和你的新朋友聊几句。”这位有着中老年白人常有的、令人担忧的发型的官员看着哈罗德,“我一直都知道英格拉姆的背后有人,就像黑洞一般。看不见,但却无比强大。告诉我,你把机器搬去哪儿了?”
    “它自己搬走了。”芬奇先生冷静地回应。
    “那是谁在控制它?”
    “目前的话,它在自我控制。”
    “那些号码,它会继续给我们吗?”
    “那就要由机器自己决定了。”
    “如果不能继续,那么我们的国家将毫无防御……”
    听到这里,萨洛蒙忍不住笑了出声。“这位先生,你这话可不能让军方听见。”秘法师发挥了他不合时宜的幽默感,“他们虽然没用,但起码还是创造出了一个巨大的绿色怪物。”
    “一个不可控的怪物,和纽约之战中的其他怪胎一样,我们的国家不能凭借一群自由人士来保卫。”这位官员没有生气,他将目光移到了萨洛蒙身上。秘法师是这群人当中衣着最为显眼的那个——深红色的圣骸布搭配七道银色搭扣极为惹人眼球,更别提他胸口上的巨大银色钥匙和手指上熠熠生辉的宝石戒指了。
    “抱歉,请问你是……”
    “你刚刚提到的怪胎中的一个。”秘法师耸了耸肩,从腰包里拿出了几张羊皮纸,“签订契约吗?签过的人都说好,我保证。说实话,我要是魔鬼,我可能会是晋升得最快的那个。”

章节目录

漫威魔法事件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别语愁难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别语愁难听并收藏漫威魔法事件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