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人彼此之间都知道对方的目的。
    大家都有同一个目的,那就是对手。
    但在这刀狱里,没有人敢坏规矩。
    所以他们不能解决对手,就只能比对手更快。
    谁最快,谁就能在这一场争夺中胜出。
    江舟也看出来这几人在争夺什么。
    斩杀妖魔对他们来说,就是积累功劳以减刑,有朝一日能从刀狱走出去。
    若说是争“命”,虽然说得通,但为了一头四品妖魔,未免也太拼了一些吧?
    四品对于其他执刀者,固然是天大的功劳。
    对于这几人来说,却也未必有多重要,至少不到那种志在必得的程度。
    不过,他此时也顾不上这几个人究竟在争什么。
    虽然几人都不是善茬,这方究竟又被刀狱的禁制封绝,几人联手之下,那飞梁大将军必无幸理。
    却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就能拿下。
    江舟一头栽入血海浊滔之中,确定了到那病夫的所在,便要去搭救。
    无论他想与不想,血罐头有话在先,他还是得保此人不死。
    谁知他刚要救人,便听到一个病弱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小辈,速速出手,以戮妖剑气斩杀此妖!”
    “不要让人看出是你动手!”
    病夫?
    疑念才起,便觉一股熟悉的气息出现。
    这股气息,起自不远处被旋涡拧成麻花的病夫身上。
    丝丝缕缕的血线缭绕其周身,乍隐乍现,吞吐不定。
    如同无数发丝般血小刃,锋锐无比,触目生疼。
    先天戮妖无形剑气?!
    江舟心中猛地一惊。
    这无形剑气的造诣不在他之下,甚至犹有过之。
    虽锋锐之处略有不及,却比他更加纯粹凝炼。
    “小辈,亏你还是肃靖司的人,连本将军也不识?”
    似乎见江舟没有动手,那声音再起:“闲话少说,快些动手!”
    本将军?
    江舟心念一动,当即便依言而行。
    他本就是对这飞梁志在必得,早杀晚杀也是一样。
    这病夫的话,也正中他下怀。
    念头一动,无形元神出窍,瞬间潜自那病夫所在之处。
    一道先天戮妖无形剑气骤然射出。
    厉啸穿空,无穷血煞之力凝聚精炼而出的无形剑气,所过之处,将这座怪异浮桥妖力化出的如真似幻的诡异血海,瞬间蒸发一空,不留一丝痕迹。
    血海滔滔,也阻不得半分。
    瞬间被洞穿,自下而上,被穿出一道巨大的空洞。
    “哗啦啦……!”
    横架无极渊,连成一道飞梁的上千艘小船开始疯狂地摆动,如同活物一般扭曲不止。
    只是这宛若临死前的挣扎般,下一刻,便被那道无形剑气从中洞穿,数百艘小船顷刻化为飞灰。
    若换了别的手段,纵然它将近三分之一的躯体被毁去,也绝难将它杀死。
    但这是先天戮妖无形剑气。
    戮妖之名,绝非虚言捏造。
    剑气之中由无边血煞而出的戮妖之力,瞬间就将飞梁大将军神魂泯灭,半点不剩。
    飞梁神魂一泯,剩下的小船,也全都瞬间崩成无数朽尘。
    它的本体不过是一道浮桥,也不知在黄河之上受风雨河水侵蚀了多少岁月,早已腐朽。
    若非它生了灵智,成了妖魔,以过往行人血肉魂灵为食,也支撑不了这么多年。
    鹤冲天等人被这道突然出现的剑气一惊,还没等回过神来,飞梁大将军竟然已经被诛灭。
    “咳!咳咳咳……”
    一串直令人皱眉的咳嗽声,便见先前被卷入血海中的病夫已经落到一边,手扒洞壁,咳得身子都直不起来。
    江舟也在一旁。
    几人目光在两人之间来回转动。
    那阴鹫青年目光最后落到病夫身上,惊疑不定地道:“刚才那是……先天戮妖无形剑气?”
    “你果真是虚蓬壶?!”
    他将杀死飞梁的人,当成了这病夫。
    不是他小看江舟,而是能练成先天戮妖无形剑气的,天下间寥寥无几,都是有数的,不说每一个都人尽皆知,却也差不多。
    这些人都在刀狱中待了不少年头,自然不知道外间之事,也不知道如今又多了一个。
    难免会如此想。
    “嘿嘿嘿……咳咳!”
    病夫发出一阵阴笑,笑到中途,又是一阵咳嗽。
    “怎么?你怕了?”
    他那因咳嗽而红得不正常的脸上,露出得意之色。
    似乎方才那飞梁真是死于他剑下一般。
    这也确实是他的本意。
    江舟在一旁暗自鄙视,但也没有戳穿他。
    他倒想看看,这个貌似是“自己人”的病夫,究竟想做什么。
    “哈哈哈哈,昔日的病将军,今日的欲道人,果然非同凡响!”
    鹤冲天忽然哈哈大笑:“鹤某佩服,佩服!”
    “技不如人,心服口服,走也,走也!”
    说完,朝江舟看了一眼:“兄弟,走吧。”
    江舟看了一眼病夫,只见其面含得意,看也没看他一眼。
    “……”
    当下便点点头,与鹤冲天顺着铁锁飞身而上。
    剩下的几人,除了那阴鹫青年满脸不甘怨恨,老实道人和那老儒生都只是摇了摇头,稍露遗憾,便离开了。
    那农夫更是面无表情,一点遗憾都看不到,安安静静地走了。
    ……
    回到无极渊上,江舟便开始追问鹤冲天:“大哥,那个病夫究竟是什么人?”
    “病夫?”
    鹤冲天笑了笑:“这称呼却也不错,此人当年有个名号,便叫病将军。”
    “病将军?”
    鹤冲天笑道:“你可知道,当年肃靖司曾遭大劫?”
    江舟点头:“略有耳闻。”
    “他便是当年江都肃靖司的靖妖大将军,可谓是位高权重,当年借尊胜寺之力,肃靖司平息了真魔之乱,却不知为何,这位病将军突然挂印而去,了无踪迹,没想到,竟是在这刀狱中,沦为执刀死囚。”
    “难不成,是因为当年魔乱?”
    鹤冲天说着,自己也露出几分疑惑之色,旋即又摇头一笑:“这刀狱中,果真是藏龙卧虎,连堂堂靖妖大将军也身陷此中,真有意思。”
    “兄弟,你是不是还想问我,我们这几个人究竟在争什么?”
    他转过头,将江舟到了嘴边的话先说了出来。
    江舟点头道:“还请大哥指教。”
    鹤冲天倒也不卖关子,带着几分笑意,未答反问道:“这飞梁的来历,你可知道?”

章节目录

我有一卷鬼神图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牛油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牛油果并收藏我有一卷鬼神图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