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闪成婚,非妻不可 作者:尉迟子墨
    电话上一个“妈”字让慕清欢不知道该怎么去接!
    她和沈傲的婚姻很少人知道,除了他们当事人,或许就只有沈傲的姐姐,这个时候,他妈妈的电话,自己能接吗?
    就在慕清欢犹豫的时候,沈傲只围了一条浴巾就打开了门。
    此时的他头上还滴着水珠,沈傲随意的一甩,顿时风华绝代,那水珠顺着他的胸膛慢慢的下滑,穿过那健硕的胸膛,朝着结实的小腹流去。
    慕清欢突然就觉得喉咙干渴,把手机往沈傲手里一塞,转身走了出去。她尽量的让自己心情平静,告诉自己不受沈傲的诱惑,却总觉得那纯阳的男性气息不断的充斥在她的鼻腔,久久不曾散去瞑。
    电话的铃声还在响,沈傲看着自己对慕清欢的影响力,顿时眉头微挑,一脸的得意。
    “媳妇,怎么样?对你男人的身体还满意不?”
    “死去!玺”
    慕清欢淡淡的回应着,却觉得脸已经微微的有些烧的慌,她貌似不经意的坐下,拿出财经报纸看着,却看不进去一个字,耳朵听着沈傲的声音,小心肝颠颠的颤着。
    沈傲笑的得瑟,却在看到手机屏幕的时候脸色大变,什么都来不及说,接听了电话,那边却没了声音。
    “妈!妈是你吗?妈!你跟我说句话!”
    沈傲的声音微微的有些颤抖,可是电话那头却被挂断了,只剩下嘟嘟的忙音。
    “啪”的一声,手机跌落在地上,静的慕清欢微微回头,在看到沈傲的慌乱的时候微微一愣。
    沈傲突然像一阵风似的上了楼,快速的换好衣服出来,拉着慕清欢的手就往外面跑。
    慕清欢不言不语的跟着,却知道此时的沈傲心情很紧张,他握着自己的手居然在颤抖!
    “雷子!赶紧上车!去白纱!”
    慕清欢不知道沈傲说的“白纱”是哪里,却看到雷子的脸色也白了,随即快速的上车,风一般的把车给开了出去。
    车速最少也有一百码了,慕清欢觉得有些紧张和未知的恐慌,可是沈傲紧紧地抓着她的手,手心里全是汗水。
    车子歪歪去去的除了高速公路,慕清欢觉得这地方有些眼熟,越来越靠近那白色建筑物的时候,她猛然睁大了眼睛。
    这不是那所精神病医院吗?
    当时方文翼进去的时候,自己甚至还因为这个和沈傲吵过一架,可是他如今来这里是因为他的妈妈?
    也没听说沈家少夫人在医院工作啊!
    慕清欢满腹疑问,却见这次沈傲什么也没说,更是没有丝毫停留的直接朝着门口而去。脸色阴沉着,眼底划过一丝阴狠。
    “对不起!沈少,你不能进去!”
    守门的警卫端着枪阻拦着。
    慕清欢微微的看了一眼沈傲,只见他什么都没说,直接从车座下面掏出了枪,朝着警卫身后的建筑物就是一枪。
    “砰”的一声,枪声在寂静的夜里显得尤为刺耳。子弹贴着警卫的耳朵擦肩而过,留下一股淡淡的血腥味萦绕在空气中。
    “滚!”
    此时的沈傲仿佛是地狱来的修罗使者,那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的狠戾愣是让慕清欢生生的打了一个寒颤。
    “沈少!这不行!”
    警卫还在坚守着岗位,雷雨却不管不顾的直接将车子开了进去。
    “轰隆”一声,门口的安全栏被彻底的撞飞了。
    慕清欢忍着想要尖叫的冲动,却觉得整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
    她紧紧地拽着沈傲的胳膊,呼吸有些急促,却依然不言不语。
    对于慕清欢的反应,雷雨透过后望镜冷冷的看着,眼底却划过一丝赞赏,却一闪而过。
    车子不管不顾的在院子里开着。
    慕清欢透过车窗看到外面的情景,这里根本就是一个人间炼狱!
    很多的患者哭闹着,撕打着,一个个的护工人员有的安抚,有的直接抡起警棍朝着他们疯狂的打着。一时间哀嚎声充斥着耳鼓。
    慕清欢顿时就觉得浑身颤抖,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样的情景,让她多少有些不淡定了。
    真的很难想象,在世界上还有这样的地方!
    车子停到了甬道的尽头,沈傲拽着还有些呆愣的慕清欢下了车。
    “跟紧我!千万别松手!”
    这一刻,沈傲的眼底有痛苦,有挣扎,却还是看着慕清欢,严重泪光点点,顿时让慕清欢的心微微的有些揪疼。
    “慕清欢,这一刻,你将彻底走进我的生活!你准备好了吗?踏进去,我就不会再放开了!你也没有回头路了!”
    沈傲突然异常的严肃,那眼眸死死地盯着慕清欢,让她觉得很有压力。
    慕清欢突然想退缩了。她只是想找一个靠山而已,并不像参与沈傲的生命和生活!
    沈傲在看到慕清欢的躲闪之后,眼底微微的划过一丝复杂的情绪,却不在询问。
    慕清欢突然觉得他的手松开了自己,忽然间一股淡淡的失落涌上心头。
    看着沈傲那萧瑟的背影,慕清欢突然鼻子酸,猛地上前一步,抱住了他的腰。这一刻,她什么都没想,也来不及想,就那么直接的反应着。
    “沈傲,我不知道踏进去迎接我的是什么,可是我心疼你!”
    “我心疼你!”
    这四个字顿时像一道冰锥刺进了沈傲的心底,慢慢的融化成一股暖流,让他那颗沉寂的心瞬间活了过来。
    或许这一刻,慕清欢只是一个无意识的动作,却不知道带给沈傲的震撼力有多大!
    心疼?
    这辈子真正心疼他的人除了里面的人,慕清欢算是第一个了!
    不管是真情还是假意,这一刻,沈傲觉得值了!
    “慕清欢,我给过你选择的机会!从现在开始,你别想离开我沈傲的生命!”
    沈傲转过头,重新握住了慕清欢的手,然后抬脚朝里面走去。
    慕清欢突然现他的手很温暖,温暖的可以抚平她现在的惊慌和恐惧,让她一颗慌乱的心慢慢的趋于平静。
    雷雨看着他们之间的互动,眼神微敛,却不再那么排斥慕清欢了。
    踏进了走廊,里面和外面不同,安静的让人觉得窒息,甚至看不到一个人!
    慕清欢的眉头微微皱起,这里的空气到处洋溢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是那么的浓烈,让她几乎作呕,却也有些不安起来。
    走廊里回荡着他们的脚步声,那么的清晰,一步一步的,仿佛踏在了慕清欢的心底,让她不由自主的抓紧了沈傲的胳膊。
    在走到里面的单间的时候,沈傲一脚踹开了房门。
    房间里,一个中年妇女看不清容貌,却被三四个男人强行的往床上拖,嘴里更是被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强行的灌着什么。
    她身上的衣服隐隐的有些淡淡的血迹,一看就是受过暴行。
    沈傲突然浑身散出浓烈的杀气,直接松开了慕清欢,上前一步,一脚踹飞了医生手里的液体,随着一声清脆的骨头断裂声,沈傲生生的踢断了那个医生的胳膊。
    “啊!”
    凄厉的惨叫声响起,医生抱着胳膊摔倒在地,他的喊叫声刺激到了中年妇女。
    “不要!不要!放开我!”
    中年妇女忽然强烈的挣扎起来,又踢又咬的,丝毫不介意那些男子对自己的拳打脚踢。
    “放开我妈!”
    沈傲彻底的愤怒了,雷雨也上前狠狠地朝那些男人招呼过去。
    一时间,沈傲和雷雨和四个男人打了起来。
    中年妇女在这样的情况下,突然蜷缩着身子所在床边,浑身瑟瑟抖。
    慕清欢忽然就觉得难受,她上前一步,不管不顾的把中年妇女搂在怀里,却清晰的听到她的痛呼声。
    撩起她的胳膊,上面条条的新伤旧伤交错着,居然没有一处完好的肌肤。
    忽然慕清欢就觉得鼻子一酸,豆大的泪珠滑落,跌落在她的手背上,让中年妇女微微抬头。
    、“不哭不哭!傲傲乖!不哭!”
    随着她的话语,慕清欢突然就想起了自己的母亲!
    都是为人父母的,沈家又是那么有头有脸的存在,威慑呢吗会对沈傲的母亲这样?
    一股淡淡的心疼让慕清欢愈的难过起来,那泪水仿佛断了线的珠子滑落着。
    “妈妈!”
    慕清欢一把抱住了中年妇女!
    她是她的婆婆!
    是她的妈妈!
    不管以前多么不想承认,这一刻,她慕清欢是沈傲的妻子!是这个女人的儿媳妇!
    从来不知道会以这样的形式和婆婆见面!却让慕清欢心底难受的快要窒息了。
    “你叫我妈妈?你叫我妈妈?呵呵!你叫我妈妈了!”
    中年妇女抱着慕清欢丝丝不松手,像个孩子似的寻求着慰藉。
    “妈妈,我来帮你梳梳头,咱们漂漂亮亮的好不好?”
    慕清欢用手扒拉开她的长,这才现她长得其实很漂亮,或者说沈傲完全继承了她的容貌。只是岁月的流失和这里的璀璨让她的脸色失去了光泽。
    “好!”
    这一刻,身旁的打斗声已经不足以引起他的注意,她看着眼前的女子,温柔如水,眼底的清澈让她的心慢慢的平静下来。
    慕清欢拿过包包里面的梳子,轻轻地梳理着她的长。
    这一刻,她的心底说不出的心酸。
    曾经无数次,她幻想着自己长大了,可以伺候自己的妈妈,给她梳理着长,唱着她曾经最喜欢给自己唱的歌谣,和她说着自己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可是她还没长大,妈妈就死了!
    这种遗憾让她每每想起来就觉得无力的难受。
    而现在,眼前的这个人是自己的婆婆,却给她圆了这个梦!
    慕清欢的手指轻柔,丝毫不敢拽疼了她。而中年妇女的唇角也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当沈傲和雷雨将那几个男人彻底打残,回头的瞬间,却仿佛看到了世界上最美丽的画面!
    他的妻子和母亲,融洽的相处着。
    灯光下,慕清欢的笑容是那么的柔和,像天使一般。
    沈傲从来没有见过慕清欢这样的柔软,即使在他对她伸出援手的时候也没有见过这样的慕清欢。此时的她,仿佛卸下了全部的伪装!
    她就是黑夜中的那一道阳光,突然间划开了他阴霾的天空。
    沈傲突然觉得心口微微的颤抖着,有一丝悸动是那么的清晰,深深地触动了他的灵魂深处。
    雷雨却有些傻眼了。什么时候见过夫人这样安静慈祥过?
    即使是沈傲每次来,夫人还是会大吵大闹的,甚至对他又踢又咬、可是她却如此安静的任由着慕清欢梳理着她的长!
    这一刻,雷雨看向慕清欢的眼神充满了探索和不可思议。
    慕清欢却好像并没有感受到沈傲和雷雨的目光,只是微笑着将她的长盘起,在鬓角的地方留下那么一缕,平添了一份随性。
    “妈妈,你真美!”
    慕清欢真心的赞叹着,却让沈夫人微微的扬起了笑脸。
    “你叫什么名字?”
    这一刻,慕清欢突然有些惊讶。她居然清醒着吗?她是清醒的吗?
    眼底的不可思议随即转向沈傲,却见沈傲来到沈夫人的面前单膝跪下,拿出随身的药膏给她轻轻地上着药。
    “妈,她是我媳妇慕清欢!我沈傲自己选的媳妇!我们已经登记结婚了!”
    沈傲微微的笑着,眼底划过一丝叛逆,泪水却滑落下来。
    “这媳妇我喜欢!可是儿子,你不该带她来!你爷爷很快就会过来了!你赶紧走吧!”
    沈夫人突然推搡着沈傲和慕清欢,神色有些悲哀。
    “妈!我要带你一起走!否则那些药物还是会被注射到你身体里去的!”
    “无所谓了!这么多年,妈妈都习惯了。有时候,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自己是不是真的疯了!儿子,带着你的妻子逃离这一切!别让她也落入妈妈这样的境地!快走!雷子,带着少爷和少夫人快走!”
    沈夫人的眼神突然有一种让人承受不了的压迫感,顿时让慕清欢微微有些震撼。
    “少爷,老爷子的车到了!”
    雷雨看了一眼窗外,十分着急的看着沈傲。
    “我不走1就算要走,我也要带着我妈一起走!十年前,我阻止不了这一切的生,十年后的今天,我不能让我妈再留在这个地方受苦!”
    沈傲此时哭的像个孩子,死死地拽着沈夫人的手不肯离开。
    沈夫人的眼泪叭叭的掉着,看着沈傲,慈祥地说:“快走!不要因为我和你爷爷撕破脸!他毕竟是你爷爷!傲,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你还有妻子!在你爷爷还不知道你已经结婚的情况下,保护好清欢才是你现在最要做的事情!赶紧走!”
    雷雨在沈夫人的示意下拽着沈傲就要离开,却被沈傲给拽开了。
    他慢慢的站起身子,看着慕清欢,知道她此时肯定有很多疑问要问,可是他却没时间跟她解释。
    “清欢,你跟着雷子先走!我不能扔下我妈!今天我必须要带我妈走!”
    沈傲的眼神坚定如铁,慕清欢微微一笑,甜甜的说:“好!咱家不缺一张床!”
    一时间,沈傲的心软了,莫名的情绪充斥着他的内心,让他说不出的激动。
    紧紧地抱住了慕清欢,紧紧地,让慕清欢觉得自己会被他勒断了骨头融进身体里一般。
    “先躲躲!”
    沈傲推开慕清欢,看了雷雨一眼,那意思很明显,就是让雷雨带着慕清欢走。可是雷雨的眸底是深深地不放心。
    “我自己找地方躲一下!雷子,你留下来保护沈傲!”
    慕清欢突然淡淡的开口,这一刻,她不能把沈傲的唯一的左膀右臂带走。沈老爷子她没见过,但是从眼前的情况来看,恐怕也不会是一个人来这里。
    虽然不知道他们沈家的恩恩怨怨,可是沈傲是她的丈夫!不管怎么样,她不能让他一个人在这里承受一切!
    雷雨的惊讶显而易见,慕清欢却在看了沈傲一眼之后,朝着沈夫人深深地鞠了一个躬,甜甜的说:“妈妈,我等着您回家!”
    “回家”这个词顿时让沈夫人热泪盈眶!
    慕清欢华丽的转身离开了病房。
    她一个人走在寂静的走廊上,一股窒息的感觉如影随形,让她的脚步微微的有些颤抖。
    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踏入这种地方,更没想到自己的婚姻会牵扯进这么多的恩怨。
    沈老爷子带着一队人浩浩荡荡的超这边走来,正好和慕清欢打了个照面。
    看着那大约能有十几个人的队伍,慕清欢暗自庆幸刚才把雷雨给留下了。
    虽然不知道雷雨的身手如何,但是起码也可以抵挡一阵子吧?万一真的打起来,还能给沈傲做个帮手。
    心底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让慕清欢抬头挺胸的迎着沈老爷子而去。
    沈老爷子的眼神凌厉,远远地看到慕清欢,眉头微微皱起,如鹰般的眼神就没有离开过慕清欢。
    那气场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特别是那稳健的步伐带着一股杀戮般的威压,让慕清欢刚刚累积起来的勇气顿时烟消云散了。
    沈老爷子身上不同于沈傲所散出来的杀气,那是一种真正的死亡之气!好像是从死人堆里钻出来的,让人从心底里感到恐惧和颤栗。
    眼看着两个人就要走在一起了,慕清欢突然失去了从他身边擦肩而过的勇气,那快速跳动的心仿佛随时都可以跳出嗓子眼,让她不由自主的冷汗直冒,喉间艰难的咽下一口唾沫,却依然压制不住那份颤抖。
    她突然打开手边的一个房间,逃也似的钻了进去,并且快速的关上了门。
    身子贴着门板大口的喘息着,后背整个都湿透了。忽然间有一种死里逃生的错觉!
    太可怕!
    沈老爷子的气场和眼神都让慕清欢紧紧地拽着胸前的衣襟,微微的颤抖着。
    脚步声在慕清欢的房间门口戛然而止,顿时让慕清欢的心差点停止跳动。
    这老爷子不会是看出什么了吧?
    “刚才这女人是谁?去查一下!”
    沈老爷子的声音很是苍老,却仿如打雷一般,即使隔着门板,慕清欢仍然吓得差点软了双腿。
    随即脚步声再次离开,浩浩荡荡的,这才让慕清欢深深地喘了一口气。
    闭上眼睛深深地做了几个深呼吸,慕清欢才觉得自己的心开始恢复了跳动。
    她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啊!”
    一个满脸是血的女人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那双眸子死死地盯着她,顿时让刚脱离险境的慕清欢心脏再次抽痛了起来。
    “你是来看我的?”
    女人的声音很好听,此时双手好奇的拽着慕清欢的衣服,像个好奇宝宝一般,围着慕清欢来回的看着,顿时让慕清欢吓得腿都软了。
    她怎么忘了,这里是精神病医院!这里的每一个人可都有可能是实实在在的疯子!
    “咦?”
    女人突然惊讶的声音让慕清欢的心再次提了起来!
    老天爷,拜托你别玩了!
    慕清欢突然想泪奔了!
    校园港

章节目录

一闪成婚,非妻不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尉迟子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尉迟子墨并收藏一闪成婚,非妻不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