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闪成婚,非妻不可 作者:尉迟子墨
    慕清欢是一夜好眠,沈傲是辗转反侧。他总觉得董华瑞是在点播自己,可是却又不明说。
    爷爷,方筝,都算是他最亲近的人,为什么妈妈要他防着他们呢?
    头,又开始一阵一阵的疼!
    沈傲拿着手里的药瓶,想起董华瑞说的话,微微的冷笑着。
    在他还没有闹清楚这些事情以前,他绝对不会随意的相信任何人谪!
    沈傲取出今天的药量,扔进了卫生间的马桶里,用水冲走了。然后把药瓶放在了原来的地方!
    头疼的快要炸开了,他抱着脑袋强撑着,有些零散的片段模糊不清,想要抓住却怎么也抓不住幻。
    打开窗户,外面的冷风吹了进来,让他的情绪多少好了一些。
    拿起那把军刀仔细的端详,却在刀柄上现了一个清晰的“慕”字!
    慕?
    慕清欢?
    这是她的?
    一个女孩子不喜欢涂脂抹粉的,居然喜欢军刀?
    沈傲不自觉的嘴角微扬,想起她那双水眸,仿佛清泉一样的明媚动人,心湖不自觉的涟漪了一下。
    就在这是,外面传来了叫嚷声。
    沈傲微微皱眉,收拾好军刀走了出去。
    “怎么回事?”
    “少爷,陆少非要见老爷子!可是您看这都什么时间了,老太爷早就睡了!”
    坤叔看了眼沈傲淡淡的说着。
    沈傲此时穿着睡衣,站在二楼的拐角,看着一脸似笑非笑的陆天佐,心底泛起了厌恶的情绪。
    刚才在俱乐部他就觉得这男人阴冷,此时更像是一条毒蛇一般,一双眸子总是在算计着什么。
    “陆天佐?大晚上的你不睡觉,跑来我们沈家做什么?”
    “小舅,我想我妈了!所以来找老爷子,让老爷子通融一下。”
    陆天佐说的天衣无缝,丝毫不在意现在的时间点。
    “陆天佐,拜托你睁大眼睛看看,现在是午夜12点,你来找老爷子?你脑子没毛病吧?”
    沈傲冷冷的笑着,那双眸子却迸射出寒光。
    “小舅,你看我还真没怎么注意,我这就走!”
    陆天佐也不啰嗦,说完转身就朝外面走去。
    “等等!我送送你吧!”
    沈傲突然叫住了陆天佐,坤叔微微有些担心。
    “少爷,我去送吧!”
    “不用,坤叔,我们甥舅俩好久也没一起聊聊了!”
    沈傲淡淡的拒绝了,然后和陆天佐一前一后的出了大厅。而坤叔的眸子有些复杂。
    “说吧,这么晚了你来找我干嘛?别和小爷说你是来找老爷子的,你明知道这个点老爷子都睡了!”
    沈傲打开陆天佐的车坐了进去,点燃了一支烟,神态自然。
    “小舅就是小舅!”
    陆天佐笑着朝沈傲竖了竖大拇指,然后也打开驾驶座的门坐了进去,就着沈傲的烟头,自己也点燃了一支烟。
    “你找我到底什么事儿?”
    “小舅,你就不想知道今天我要强的那个女人和你是什么关系?”
    陆天佐淡淡的开口,沈傲微微皱眉,烟雾缭绕中,谁也看不清谁的表情,可是陆天佐知道沈傲听进去了。
    “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你觉得呢?”
    陆天佐不急于开口,被沈傲压制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有个机会可以反将他一军,他怎么可以放过这个机会?
    “无所谓!我想知道的自然会知道,即使你们不说,我也会查到!但是在那之前,我警告你,离慕清欢远点!”
    “呵呵,小舅,你可真有意思!你都有方筝了,还对一个根本就不记得的女人这么霸道!沈傲果然还是沈傲!不会因为失去了记忆就脱去了自身的傲气!得!你要我离她远点也行!起码要给我一个女人帮我暖床吧!你觉得方筝如何?”
    陆天佐歪着脑袋看着沈傲,那眉宇间尽是笑意。
    方筝这个名字,沈傲并不陌生,却没有那份心动的感觉。爷爷和爸爸都说,她是自己的未婚妻,可是为什么他对她没有任何的心跳加速?反而在看到慕清欢时有些不能容忍别人对她动手动脚呢?
    “沈傲,我是你的谁?”
    那双泪眼,那句带着控诉的话语在耳边萦绕着,沈傲突然就觉得有些烦躁。将烟头从车窗扔了出去,淡淡的说:“方筝的事情我管不着!你要是有本事把她弄到手,我送给你!”
    “沈傲!你混蛋!”
    沈傲的话音刚落,陆天佐的后座位上传来了方筝声嘶力竭的喊叫声。
    “不好意思,小舅,我忘记告诉你了,方筝在车上!”
    陆天佐笑的很是无辜,沈傲却冷冷的砍了他一眼没说话,转过头去,正好对上方筝那双泪雨婆
    tang娑的脸。
    “你怎么在这里?”
    “沈傲,你别管我怎么在这里,我就问你,是不是你不记得慕清欢这个人了,依然还是想重新去认识她?那我呢?我和你从小一块长大,我爱了你爱了这么久,你居然可以把我当衣服一样的送给别人!沈傲,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
    方筝浑身颤抖着,手里还拎着保温桶,看样子是为了沈傲熬得鸡汤,连夜送来的。
    沈傲突然就觉得对方筝有些残忍了。
    这么一个弱女子,半夜还为了他的身体着想,他确实不该那么说,可是总觉得心底怪怪的。
    “我让坤叔送你回去吧!或者你今晚住下来吧!陆天佐,没事你可以走了!”
    沈傲打开车门下了车,没有去管方筝,或者他直觉的认为方筝会跟着下来的。可是方筝却深吸了一口气,直接打开车窗,吧装着鸡汤的保温瓶猛地扔了出来。
    “哗啦”一声,保温瓶跌落在地上,内胆都碎了。
    “沈傲,你太过分了!”
    方筝说完就示意陆天佐开车。
    “小舅,不好意思,我先代小舅妈回去了!”
    陆天佐微微的笑着,然后扬长而去。
    沈傲看着他们的背影陷入了冥思。陆天佐这大晚上的带着方筝来闹这么一出,到底是为了什么?
    有些不明所以的回到了大厅,沈老爷子却意外的下来了。
    “老爷子,这大半夜的不睡觉,你干嘛呢?梦游啊?”
    沈傲痞痞的笑着,就像从他身边上去。
    “站住!刚才干嘛去了?”
    老爷子的气场很大,看起来很生气,这倒让沈傲微微的有些纳闷。折了教不会来,端详着沈老爷子的脸,那眼神如x光似的令沈老爷子有一丝的不自在。
    “不是,老爷子,有问题哦!以前不管我去哪里你都不带管的,现在怎么了?我这大门还没出去,你就担心成这样?你们到底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沈傲直直的看着沈老爷子,沈老爷子突然没法直视沈傲的双眼,把头转到一边,淡淡的说:“瞎说什么呢。这么晚了,我是担心你!”
    “哦!担心我啊!行!我知道了!您老早点睡!”
    沈傲微微一笑,好像什么都没生似的起身上了楼。
    沈老爷子看着他的背影,一双眉头皱的几乎成川子了。
    “老爷子,少爷很聪明的!”
    “找人把慕清欢给秘密雪藏起来!”
    沈老爷子轻叹一声,然后低声对坤叔说完,就起身上了二楼卧室。
    沈傲一直觉得不对劲!
    爷爷不对劲!
    妈妈不对劲!
    他有一段时期的空白期,可是以前的事情还记得,偏偏关于慕清欢的一切没了印象!到底是怎么回事?
    如今联想起老爷子对自己的紧张,沈傲怎么都睡不着了。
    大门外想起了汽车引擎声,沈傲一跃而起,看着坤叔指挥人从偏门出去,顿时想也没想的,打开窗户跳了下去,在车库里开了一辆不显眼的车跟了上去。
    车子七拐八拐的来到了慕园!
    对这个地方,他依稀有些印象,却不那么明显。
    沈傲将车停靠在一旁,从另一边摸了进去。也不知道是他运气太好,还是多少有些印象,他就那么好巧不巧的来到了慕清欢的卧室。
    月色下,慕清欢抱着被子睡得香甜,那微翘的唇角和恬静的笑容,让沈傲看着有些羡慕。
    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
    在搅乱了他的一湖春水之后,居然可以睡得这么天昏地暗的!
    沈傲蹑手蹑脚的走上前去,打算把她打横抱起来的时候才现她微凸的肚子。说不上什么感觉,他就是觉得好激动。
    在会所的时候因为慕清欢穿着宽松的衣服,所以看不出来,这会,那肚子圆鼓鼓的,破坏了慕清欢整体的美感,却让沈傲觉得有些激动。
    “傲!”
    慕清欢转了个身,无意识的叫了一声,沈傲觉得自己整颗心都快融化了。
    她叫他傲!这得多么亲密的人才会这样的称呼?
    沈傲轻轻地将她的丝给别到了耳后,看着那张清新脱俗的小脸,他顿时想起了那个吻。而此时她的小嘴微张,一副任君采拮的模样,让沈傲情不自禁的俯下了身子。
    “妈妈!外面来了好多人!爸爸?”
    “砰”的一声,慕清欢的房门被人推开了,而近来的佑佑看着沈傲的唇离慕清欢的只有不到一厘米的距离,顿时捂着小脸,从手指缝里偷看着说:“爸爸羞羞脸!男生亲女生!爸爸羞羞脸!”
    沈傲顿时有一种做坏事被人当场抓住的窘迫感。不过他叫他什么?
    爸爸?
    这个孩子是他儿子?怎么没人和他说起过这事?
    “过来!”
    沈傲朝着佑佑招了招手,佑佑不情不愿的走了过来。
    “妈妈还在睡吗?爸爸,妈妈最近好喜欢睡觉哦!”
    佑佑童稚的声音瞬间让沈傲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妈妈爸爸!那么他和慕清欢只能是一种关系!
    想到这里,他的心情居然激动地无以名状!
    这是他的妻子!是他沈傲的女人!可是为什么哪么多人要隐瞒这个事实呢?
    “小子,你刚才说外面来了好多人?现在人在那里?”
    “张妈妈让我上来叫醒妈妈,张妈妈在下面堵着他们呢!”
    佑佑的话让沈傲知道,来人肯定是坤叔!
    老爷子居然打算在自己没有现的情况下吧慕清欢给雪藏起来!
    沈傲想也没想的按下了手指间的指环,“咔嚓”一声,随后就是无线通讯接通的声音传来。
    “有事?”
    “来慕园!清欢出事了!”
    沈傲说完直接切断了联系,然后抱着慕清欢想要从窗户跳下去,却看到后面一脸纳闷的佑佑,顿时为难了。
    “找个地方躲着去!”
    “爸爸你要带着妈妈去哪儿?”
    佑佑依然站在原地,眨巴着大眼睛看着沈傲,顿时让他有一种愧疚感。
    “算了,怕了你了!跟我来!”
    沈傲抱着慕清欢进了大衣柜,然后让佑佑躲到了对面,索性整个大衣柜还算是宽敞。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他堂堂的沈大少爷居然会和个瘪三一样的躲在这里!
    “爸爸,我们为什么要躲在这里?”
    “嘘,我们和他们外躲猫猫呢!不要说话啊!让他们找到我们就输了!”
    沈傲生平第一次用自认为最温柔的声音和佑佑说话,佑佑反而一副兴趣高昂的样子,点了点头,好好的蹲在那里一动不动的。
    或许是衣柜里面的气息有些不太顺畅,慕清欢觉得有些憋闷,微微睁眼,就见一张放大的脸在自己面前。
    张开嘴刚要喊叫,却被沈傲直接给堵住了。
    温热的唇像狂风暴雨一般的将慕清欢浑身的感官唤醒,她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沈傲,他的睫毛,他的毛孔都那么的清晰,身上的温度是那么的真实,让慕清欢的额眼睛一眨也不敢眨。
    就在这是,外面传来了吵闹声。
    “你们不能进去!我们小姐在休息!”
    张嫂的声音由远至近,慕清欢突然浑身一震,想要起来,去被沈傲紧紧地抱在怀里,只是胳膊却体贴的绕过了她的肚子。
    “嘘!”
    慕清欢瞬间看了一下自己和他所处的环境,想起了在w市的银行里,两个人也这样亲密的接触过,顿时唇角微微上扬。
    那抹淡淡的笑容让沈傲的心微微一窒,然后有些呼吸不稳。
    “让开!”
    随着门被打开了,坤叔等人快速的进入房间。灯光大亮,床,上却没有慕清欢的影子!
    “人呢?你不是说你家小姐在睡觉么?”
    坤叔的声音带着一抹肃杀之气,让慕清欢暗暗的为张嫂捏了一把汗。
    就听到张嫂说:“我晚上看着小姐进屋里,再说了,我们家小姐要去哪里,用得着和你们说嘛?你们是谁呀?”
    “坤叔,,窗户开着,会不会从窗户跑了?”
    “走!回去!”
    坤叔二话没说,直接带着人走了。在他的认知里,慕清欢和沈傲学过一个月的擒拿术,此时张嫂在下面拦着自己的时候,慕清欢可能是跑了。
    谁也想不到,她和沈傲能躲在大衣柜里。
    慕清欢深深地穿了一口粗气,佑佑突然出声,吧慕清欢吓了一跳。
    “妈妈!我们是不是赢了?他们没有找到我们耶~!”
    慕清欢突然见到佑佑,想起自己和沈傲当着孩子的面亲吻,一张脸瞬间红到了脖子跟。那小媳妇般的娇羞模样,真真的让沈傲疼到了骨子里。
    “等会出去!山狼应该快来了!”
    “山狼?”
    慕清欢的声音略微的有些尖锐,让沈傲微微皱眉。
    “怎么了?你认识?”
    慕清欢不再说话,乖乖的在沈傲的怀里,听着他的心跳,感觉这一刻是那么的不真实。
    “你是我的女人!对不对?”
    沈傲的声音带着一丝嘶哑,慕清欢却不再说话,只是微笑着。
    外面有些静,过了好一会,汽车的引擎声才远去了。
    沈傲吧慕清欢抱了出来,放在床上,有些调皮的摸着她的肚子,笑着问:“几个月了?”
    “三个月了!”
    “我听听!”
    沈傲说完就趴在了慕清欢的肚皮上。
    慕清欢
    怎么也想不到,这一幕的温馨画面会在这样的氛围下产生,顿时眼眶湿润了。他是忘记了自己,可是对孩子总还有一份血脉亲情在的!
    “妈妈,我也要听小弟弟说话!”
    佑佑此时爬上了床,也要趴在慕清欢的肚皮上,却被沈傲拽着衣领给拎了起来。
    “臭小子,她的肚皮是你能听的么?一边呆着去!”
    “我不!我要和弟弟说话!爸爸是坏人!”
    佑佑提着小腿乱等着,沈傲才不管他呢。直接将他扔到了走廊上,“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爸爸开门!爸爸是大坏蛋1”
    佑佑在外面拍打着门板,那稚嫩的童声让沈傲的心情大好,。他的唇角微扬,说不出的邪恶。
    “欺负一个小孩子你就那么有成就感啊?”
    慕清欢淡笑着,不管沈傲能不能记得自己,今天他能来,说明还是有自己的,那么她的胜算还是很大的。
    “我欺负你成么?”
    沈傲突然转身,一副痞痞的样子看着慕清欢。
    “你想起我是谁了?”
    “没有!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不可以欺负你!我只要知道你是我的女人就行了!慕清欢,我虽然不知道我为什么失去了和你之间的记忆,也不明白我爷爷为什么不让我接触你,但是你既然是我沈傲的女人,这辈子你就别想逃!”
    沈傲还是以往的沈傲,慕清欢笑的更加欢快了。
    “我没打算逃!其实我送了一份礼物给你!明天早上你会看到!同城快递哦!”
    慕清欢调皮的朝沈傲吐了吐舌头,那俏皮的样子顿时让沈傲浑身燥热起来。
    对慕清欢,他有着一种男人堆女人天生的渴望!
    这种冲动在方筝身上是找不到的。
    这一刻,沈傲的眸子沉了下来,里面的狂风暴雨让慕清欢微微一愣,随机妖媚的笑了。
    “你这算是邀请我吗?”
    “你敢吗?”
    慕清欢单手支起了下巴,看着沈傲,眼神不断的在他身上游走着,特别是那部位,更是停顿了一下,顿时让沈傲觉得一股热浪袭来,整个人都有些站立不住了。
    就在他准备饿狼扑食的时候,“咳咳”的咳嗽声香气,顿时像一盆凉水,彻底的将沈傲的激情浇灭。
    校园港

章节目录

一闪成婚,非妻不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尉迟子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尉迟子墨并收藏一闪成婚,非妻不可最新章节